新华社发布:《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新表现值得警惕》

时间:2018-05-10  信息来源:宣传中心

近日,新华社发布了一篇《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新表现值得警惕》。

文章中写道:党的十八大以来,从制定和执行中央八项规定开始,全党上下纠正“四风”取得重大成效,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

哪些行为属于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呢?

光喊口号,不抓落实

把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当作口号,表态积极、跟得及时,但内容空洞、虚空无物。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上级的决策部署究竟落实得如何,有没有实际效果,不管不顾、不闻不问。

典型案例

浙江温岭市横峰街道办事处社管办副主任江永辉因对消防安全隐患处置不到位受到责任追究。201710月,江永辉在对辖区内某企业开展消防安全隐患排查过程中,工作流于形式,对发现的消防安全隐患既未按规定提出整改要求,也未将隐患情况上报,致使该企业长期存在消防安全隐患。201712月,江永辉受到警告处分。

搞形象工程,爱图虚名

好大喜功、脱离实际,热衷于搞劳民伤财、中看不中用的“形象工程”“面子工程”“政绩工程”。干工作不管有用无用、只求出镜露脸,没有实际效果。

典型案例

2013年以来,应重庆市丰都县委原书记罗建极多次要求,县城乡建设委和部分乡镇挪用危房改造资金、扶贫开发补助资金2970万元,用于高速公路沿线农房风貌改造和场镇风貌改造,主要是加盖民俗屋顶和屋脊、铺设琉璃瓦、墙面刷漆等形象工程。罗建极同时还有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弄虚作假,欺上瞒下

做事情干工作弄虚作假、虚报浮夸,甚至隐瞒实情,应付检查、糊弄领导。处理同志关系两面讨好,不讲原则,搞两面派、做“两面人”,长此以往,必然导致公私不分、损公肥私,甚至搞权力寻租,上下其手,以权谋私。

典型案例

安徽安庆市潜山县水吼镇风光村原党总支第一书记、扶贫队长王志刚不正确履责、弄虚作假。2016年,王志刚遗失某户资料,导致该户当年无法享受产业扶贫支持。12月省第三方监测评估时,该户扶贫手册中帮扶措施和帮扶成效栏记录显示该户已经享受产业扶贫支持。王志刚责任心不强,造成贫困户未及时享受扶贫支持,为应付检查又弄虚作假,受到党内警告处分,被免去村党总支第一书记、扶贫队长职务。

不了解实情,乱拍脑袋

深居“机关大院”,不愿深入基层调查研究。需要制订政策、安排工作时,也不去了解实际情况,作出的决策往往与实际情况脱节。先拍脑袋决策,再拍胸脯保证,最后拍屁股走人,这样的“三拍”决策真的“很任性”。

典型案例

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后,由其主导的、投资180亿元的全城雨污分流工程成为众矢之的。一个耗资如此巨大的项目,既没开过市民听证会,也不听专家学者意见,“一言堂”说上马就上马,此事至今为当地群众所诟病。

不担当,想当“太平官”

精神萎靡、士气不振,干工作懒散松懈、拖拖拉拉,遇到问题能躲就躲、推卸责任、不敢担当,思想上固步自封、行动上停滞不前,得过且过、庸碌无为。信奉“只要不出事,宁愿不做事”,“平平稳稳当官,凑凑合合干事”,“不求过得硬,只求过得去”,对工作任务敷衍了事。

典型案例

海南省定安县水务局等7个单位和龙州派出所所长韩跃等8人在打击非法采砂工作中履职不力。20171月以来,该县水务局、环城委等单位和韩跃等人在打击非法采砂工作中,存在执法不严、打击不力、工作不到位等问题,致使盗采河砂的情况屡禁不止。20179月,县水务局、环城委、交通局、公安局交管大队定城中队、定城派出所、仙沟派出所和龙州派出所等7个单位被通报批评,多名相关人被问责。

爱摆谱,迷恋特权

颐指气使,高高在上,总爱显摆自己与众不同,“当官做老爷”,摆“领导开小灶,群众大食堂”的谱,习惯于“吆来喝去、前呼后拥”的派头,享受独断专行、刚愎自用的“官派”。

典型案例

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山东黄河河务局原党组副书记、局长张俊峰,从本已面积超标的办公室搬至面积更大的办公室(76平方米),严重超出规定标准。201612月被中央纪委公开曝光,并受到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及免职处理。

(案例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人民网、新华网、浙江在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