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发展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科技发展
名称 中国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建构研究
发布机构 科技外事处 索引号 2189234/2020-00298
主题分类 科技发展 文号
发布日期 2020-12-28 主题词

中国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建构研究

发布日期:2020-12-28 17:44 信息来源:科技外事处 访问量:? 字体 :[ 大 ][ 中 ][ 小 ]

中国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建构研究

O引言

古生物化石是地质历史时期形成并赋存于地层中的动物和植物的实体化石及其遗迹化石。古生物化石是自然遗产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对化石的研究有助于我们了解地球的演变过程和生命的进化过程。面对全球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的威胁,人类利用化石了解过去、展望未来意义重大。我国古生物化石资源丰富,如云南澄江化石群、贵州凯里化石群、热河化石群等,古生物门类多,科研价值高。已有有关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化石资源可持续发展策、化石保护立法、化石保护规划、化石保护管理对策、生态旅游等方面,仅在有关化石保护研究的文献中提到需要制定统一的标准和技术规范。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需要依赖一整套完善的保护管理标准,但总的来说我国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的标准较少,不能满足保护管理的需求。面对生态文明建设、经济转型发展、社会文化建设等方面的新形势、新要求,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完善升级迫在眉睫。基于此,本文在阐述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原则与目标基础上,分析了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现状及前期研究基础,提出了我国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建议,以期为提高古生物化石适应性管理水平、规范古生物化石管理提供参考。

1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原则与目标

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应遵循分类管理、重点保护、科研优先、合理利用的原则。实现以下保护管理目标:在保护方面,化石的采集、发掘、收藏、流通严格遵守法律规定,以科学的方式保护和利用化石。在科学研究方面,化石产地处于科学研究和使用的良好状态,化石材料能够满足科学研究的需求,尽可能来源于海滩或沙漠等不及时采集或发掘就会损失的地点。在收藏保存方面,化石产地和化石标本应尽可能保存在最佳状态;重要的科学标本和代表性藏品应永久存放在经认可的博物馆中;具有地方遗产价值和教育价值的标本,应在当地博物馆中有收藏。④在宣传教育方面,化石产地和博物馆收藏的标本应尽可能广泛地向公众开放,传播化石及产地的相关科学知识。

2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及相关标准现状

2.1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现状

自《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发布施行以来,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部门先后对化石分级分类保护、保护规划、产地保护、收藏单位定级等方面做出了规定。但相关的保护管理标准数量太少,主要的技术性标准只有一部《国家古生物化石分级标准(试行)》,不能完全覆盖调查、保护、采集、发掘、收藏、流通、科研科普全链条的管理。而且相关标准都是以部门文件通知形式下发使用,现有标准体系无法满足目前管理需求,需尽快构建起一套完整、科学、合理的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在化石级别的划分方面,需要进一步明确,要有更详细的名单,扩大非重点保护的范围;在化石调查监测评价方面,需要加强化石产地监测、保护的规范化管理;在化石保护方面,需要加强化石保护工程勘察、设计、施工等标准化管理;在化石修复方面,需要对化石修复的具体方法及适用条件做出详细规定;在化石收藏方面,化石收藏单位建设与管理需要进一步规范,以保证模式标本等重要化石标本的安全;在化石科普方面,需要加强化石标识系统、解说系统、陈列展示的规范性。

2.2相关行业标准现状

随着我国对生态文明建设大力推进,自然保护区管理日渐标准化、规范化,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先后出台了总体规划、生态旅游规划、名词术语、功能区划等四项国家标准,基础设施建设、生态质量评价、生物多样性调查、生态旅游管理评价、适应性经营方案等方面的行业标准,实现了自然保护区的科学管理和合理利用,可以为古生物化石产地保护提供一定的借鉴。

得益于国家标准战略工作的实施,从2006年开始我国的文物保护标准制定工作发展迅速,经过十余年的努力,我国文物保护标准体系已经趋于完善,目前已经出台了多项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对于文物保护管理的规范起着重要的推动作用。其中,对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具有参考价值的主要标准包括文物保护基本术语、文物保护工程勘察规范、文物保护工程设计规范、修复档案记录规范、修复项目验收规范等。

3标准体系前期研究

标准体系研究制定应符合国家大政方针,符合现阶段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满足政府管理和可持续发展需求,确保技术可行、经济合理。因此,标准体系制定应进行政策导向分析、需求分析等前期研究。

3.1政策导向分析

政策导向分析,主要是指对所制定标准体系涉及的法律法规、相关政策等进行研究,找出制定标准体系的依据。《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的出台为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及科研科普利用提供了法律依据。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推进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是国家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与生态资产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提升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水平,推进古生物化石价值实现,面临机遇也要迎接挑战。

3.2需求分析

3.2.1适应社会发展的需求

目前,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的最大问题是保护范围与利用范围的界限,应鼓励与其他国家进行交流。进一步规范化石进出境管理,加强化石之间的国际交流与交换,不断扩大我国自然类博物馆的规模,争取能够建成世界级的博物馆。在当今社会经济情境下,古生物化石私人收藏、民间收藏是大势所趋,当下的法规政策已不适应管理需求,需要进一步放开保护管理政策。应明确哪些化石科研优先,哪些化石开发利用优先,过度地保护有时反而会导致产地居民或者化石收藏者有了重要发现不敢上报,对科研工作和化石保护不利。

3.2.2政府管理的需求

目前的古生物化石管理政策是不鼓励甚至禁止非国有单位和私人收藏,但目前私人收藏、地下交易市场规模很大,给管理带来了一定的挑战,应适当、有序、规范地放开化石交易市场;过于严格的监管反而不利于化石的保护,应疏堵结合、放管结合,提升保护理念与管理水平。管理者应统筹考虑化石产地、科研院校、博物馆、民间收藏相互之间的关系,统筹考虑化石保护与地方文化旅游经济发展的关系。只有化石有价值,地方政府才会重视,普通民众才有动力,进而提高全社会的化石保护意识。政府相关部门亟需古生物化石分级标准、认定标准、产地保护标准,以及收藏规范、流通规范、进出境管理等标准,以促进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规范化。

3.2.3科研科普的需求

化石最重要的功能是科研、科普,化石保护应为科研科普服务。而现实中科研人员成为了被监管的对象,因各种繁琐的审批程序而增加的时间成本、人力成本给研究工作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因此应该明确区分采集化石和发掘化石的定义,简化科研机构进行野外采集发掘、进出境程序。过度保护制约了古生物行业的发展,导致一些正常的科学考察工作难以开展,不利于专业人才队伍的培养。缺少古生物化石征集的标准规范,好的化石标本无法进入大型博物馆收藏展览,不利于古生物化石知识的科学普及和标本的严格保护。

3.2.4可持续发展的需求

在发展经济的同时要保护好古生物化石资源。判断是否可持续发展的标准有:采用负责任的发掘方案,因不适当发掘而造成的损害很小或根本不存在;化石发掘并没有威胁到产地的科学价值,有系统科学的监测方案来评估产地状况,重要发现仍在产地产生和记录;科学家、博物馆、收藏家、管理者等对化石资源有重大兴趣的群体具有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因此,通过标准化研究提高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能力,是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需求。

4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建议

参照文物保护及其他类型保护地标准体系,结合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需求,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设计思路应以调查、监测、保护、修复、发掘、收藏、流通、进出境为主线,以产地、收藏单位、科普教育为辅,按照古生物化石管理所涉及的主要方面,建议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应包含10个方面。

需要强调的是,古生物化石修复是一项复杂的工作,对修复方法、修复技术、修复经验等均具有较高的要求,需要遵循专业性、完整性、原真性等原则。

5结语

当前,我国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不够完善,不能满足保护管理需求。本文在探讨建立标准体系必要性和可行性基础上,提出应以调查、监测、保护、修复、发掘、收藏、流通、进出境为主线设计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同时,建议尽快结合保护和管理需求,广泛征求利益相关群体意见,进一步完善标准体系构成,按照“急用先行”的原则,优先研究制定管理亟需的标准并在保护管理实践中试行。

摘自《中国国土资源经济》2020年第8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中国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建构研究

科技外事处 2020-12-28

中国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建构研究

O引言

古生物化石是地质历史时期形成并赋存于地层中的动物和植物的实体化石及其遗迹化石。古生物化石是自然遗产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对化石的研究有助于我们了解地球的演变过程和生命的进化过程。面对全球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的威胁,人类利用化石了解过去、展望未来意义重大。我国古生物化石资源丰富,如云南澄江化石群、贵州凯里化石群、热河化石群等,古生物门类多,科研价值高。已有有关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化石资源可持续发展策、化石保护立法、化石保护规划、化石保护管理对策、生态旅游等方面,仅在有关化石保护研究的文献中提到需要制定统一的标准和技术规范。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需要依赖一整套完善的保护管理标准,但总的来说我国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的标准较少,不能满足保护管理的需求。面对生态文明建设、经济转型发展、社会文化建设等方面的新形势、新要求,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完善升级迫在眉睫。基于此,本文在阐述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原则与目标基础上,分析了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现状及前期研究基础,提出了我国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建议,以期为提高古生物化石适应性管理水平、规范古生物化石管理提供参考。

1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原则与目标

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应遵循分类管理、重点保护、科研优先、合理利用的原则。实现以下保护管理目标:在保护方面,化石的采集、发掘、收藏、流通严格遵守法律规定,以科学的方式保护和利用化石。在科学研究方面,化石产地处于科学研究和使用的良好状态,化石材料能够满足科学研究的需求,尽可能来源于海滩或沙漠等不及时采集或发掘就会损失的地点。在收藏保存方面,化石产地和化石标本应尽可能保存在最佳状态;重要的科学标本和代表性藏品应永久存放在经认可的博物馆中;具有地方遗产价值和教育价值的标本,应在当地博物馆中有收藏。④在宣传教育方面,化石产地和博物馆收藏的标本应尽可能广泛地向公众开放,传播化石及产地的相关科学知识。

2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及相关标准现状

2.1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现状

自《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发布施行以来,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部门先后对化石分级分类保护、保护规划、产地保护、收藏单位定级等方面做出了规定。但相关的保护管理标准数量太少,主要的技术性标准只有一部《国家古生物化石分级标准(试行)》,不能完全覆盖调查、保护、采集、发掘、收藏、流通、科研科普全链条的管理。而且相关标准都是以部门文件通知形式下发使用,现有标准体系无法满足目前管理需求,需尽快构建起一套完整、科学、合理的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在化石级别的划分方面,需要进一步明确,要有更详细的名单,扩大非重点保护的范围;在化石调查监测评价方面,需要加强化石产地监测、保护的规范化管理;在化石保护方面,需要加强化石保护工程勘察、设计、施工等标准化管理;在化石修复方面,需要对化石修复的具体方法及适用条件做出详细规定;在化石收藏方面,化石收藏单位建设与管理需要进一步规范,以保证模式标本等重要化石标本的安全;在化石科普方面,需要加强化石标识系统、解说系统、陈列展示的规范性。

2.2相关行业标准现状

随着我国对生态文明建设大力推进,自然保护区管理日渐标准化、规范化,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先后出台了总体规划、生态旅游规划、名词术语、功能区划等四项国家标准,基础设施建设、生态质量评价、生物多样性调查、生态旅游管理评价、适应性经营方案等方面的行业标准,实现了自然保护区的科学管理和合理利用,可以为古生物化石产地保护提供一定的借鉴。

得益于国家标准战略工作的实施,从2006年开始我国的文物保护标准制定工作发展迅速,经过十余年的努力,我国文物保护标准体系已经趋于完善,目前已经出台了多项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对于文物保护管理的规范起着重要的推动作用。其中,对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具有参考价值的主要标准包括文物保护基本术语、文物保护工程勘察规范、文物保护工程设计规范、修复档案记录规范、修复项目验收规范等。

3标准体系前期研究

标准体系研究制定应符合国家大政方针,符合现阶段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满足政府管理和可持续发展需求,确保技术可行、经济合理。因此,标准体系制定应进行政策导向分析、需求分析等前期研究。

3.1政策导向分析

政策导向分析,主要是指对所制定标准体系涉及的法律法规、相关政策等进行研究,找出制定标准体系的依据。《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的出台为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及科研科普利用提供了法律依据。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推进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是国家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与生态资产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提升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水平,推进古生物化石价值实现,面临机遇也要迎接挑战。

3.2需求分析

3.2.1适应社会发展的需求

目前,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的最大问题是保护范围与利用范围的界限,应鼓励与其他国家进行交流。进一步规范化石进出境管理,加强化石之间的国际交流与交换,不断扩大我国自然类博物馆的规模,争取能够建成世界级的博物馆。在当今社会经济情境下,古生物化石私人收藏、民间收藏是大势所趋,当下的法规政策已不适应管理需求,需要进一步放开保护管理政策。应明确哪些化石科研优先,哪些化石开发利用优先,过度地保护有时反而会导致产地居民或者化石收藏者有了重要发现不敢上报,对科研工作和化石保护不利。

3.2.2政府管理的需求

目前的古生物化石管理政策是不鼓励甚至禁止非国有单位和私人收藏,但目前私人收藏、地下交易市场规模很大,给管理带来了一定的挑战,应适当、有序、规范地放开化石交易市场;过于严格的监管反而不利于化石的保护,应疏堵结合、放管结合,提升保护理念与管理水平。管理者应统筹考虑化石产地、科研院校、博物馆、民间收藏相互之间的关系,统筹考虑化石保护与地方文化旅游经济发展的关系。只有化石有价值,地方政府才会重视,普通民众才有动力,进而提高全社会的化石保护意识。政府相关部门亟需古生物化石分级标准、认定标准、产地保护标准,以及收藏规范、流通规范、进出境管理等标准,以促进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规范化。

3.2.3科研科普的需求

化石最重要的功能是科研、科普,化石保护应为科研科普服务。而现实中科研人员成为了被监管的对象,因各种繁琐的审批程序而增加的时间成本、人力成本给研究工作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因此应该明确区分采集化石和发掘化石的定义,简化科研机构进行野外采集发掘、进出境程序。过度保护制约了古生物行业的发展,导致一些正常的科学考察工作难以开展,不利于专业人才队伍的培养。缺少古生物化石征集的标准规范,好的化石标本无法进入大型博物馆收藏展览,不利于古生物化石知识的科学普及和标本的严格保护。

3.2.4可持续发展的需求

在发展经济的同时要保护好古生物化石资源。判断是否可持续发展的标准有:采用负责任的发掘方案,因不适当发掘而造成的损害很小或根本不存在;化石发掘并没有威胁到产地的科学价值,有系统科学的监测方案来评估产地状况,重要发现仍在产地产生和记录;科学家、博物馆、收藏家、管理者等对化石资源有重大兴趣的群体具有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因此,通过标准化研究提高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能力,是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需求。

4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建议

参照文物保护及其他类型保护地标准体系,结合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需求,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设计思路应以调查、监测、保护、修复、发掘、收藏、流通、进出境为主线,以产地、收藏单位、科普教育为辅,按照古生物化石管理所涉及的主要方面,建议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应包含10个方面。

需要强调的是,古生物化石修复是一项复杂的工作,对修复方法、修复技术、修复经验等均具有较高的要求,需要遵循专业性、完整性、原真性等原则。

5结语

当前,我国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不够完善,不能满足保护管理需求。本文在探讨建立标准体系必要性和可行性基础上,提出应以调查、监测、保护、修复、发掘、收藏、流通、进出境为主线设计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标准体系;同时,建议尽快结合保护和管理需求,广泛征求利益相关群体意见,进一步完善标准体系构成,按照“急用先行”的原则,优先研究制定管理亟需的标准并在保护管理实践中试行。

摘自《中国国土资源经济》2020年第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