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发展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科技发展
名称 贵州省磷矿及伴生矿种开发利用面临的问题与对策建议
发布机构 科技外事处 索引号 2189234/2020-00255
主题分类 科技发展 文号
发布日期 2020-12-25 主题词

贵州省磷矿及伴生矿种开发利用面临的问题与对策建议

发布日期:2020-12-25 17:24 信息来源:科技外事处 访问量:? 字体 :[ 大 ][ 中 ][ 小 ]

贵州省磷矿及伴生矿种开发利用面临的问题与对策建议

矿产资源是重要的自然资源,是国家经济建设的基础物质材料,关系到国民经济长期稳定发展和国家安全。磷矿是关系到粮食安全、国家稳定的不可再生的战略性矿产资源,在生物、医药领域也有重要地位。与磷矿伴生的稀土矿具有良好的性能,广泛应用于军事、航空航天、冶金、生物科技、石油、激光、化工、玻璃、国防科技、陶瓷、农业、新材料、新能源等领域,在现代高新技术发展中具有重要的作用和地位。伴生的氟矿资源也是一种重要的战略原料,在氟化工行业中更是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伴生碘在医药、食品、农业、国防及化工等领域均有十分重要的用途,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战略物资。因此,磷矿及其伴生矿产资源的开发利用尤为重要。磷矿是贵州省主要优势矿产之一,也是全国三大磷矿产区之一,因此,对磷矿及其伴生矿现状的分析有利于指导下一步的开发利用。

1资源概况

1.1磷矿资源概况

截至2017年底,贵州省磷矿查明保有资源储量42.51亿t,占全国保有资源储量的16.81%,居全国第三位,仅次于湖北省(74.87亿t)和云南省(49.47亿t)。查明磷矿资源70处,其中,大型22处,中型9处,小型37处。大中型矿区主要集中分布在息烽开阳、瓮安福泉以及织金三个片区,占全省资源总量的98%以上,资源集中度非常高。磷矿主要发育于震旦系上统灯影组和陡山沱组,习称“下磷矿”;以及寒武系牛蹄塘组下部,习称“上磷矿”。矿石矿物成分以碳氟磷灰石(Francolite)为主(占66%90%),次为碳磷灰石(Carbapatite)(占1%2%),磷灰石(Apatite)(含量小于1%)最少。开阳片区的P205含量介于23%34%之间,绝大部分属于富磷矿,其中P20530%的富磷矿有12.45亿t,是不经选矿即可用于高浓度磷肥生产的少数地区。织金片区的P205含量介于17%20%之间,属于低品位磷矿。

1.2伴生矿资源概况

贵州省磷矿资源储量丰富,与磷矿伴生的有益组分也比较多,其中,比较重要的有伴生碘、伴生氟和伴生稀土矿。

1)伴生碘。贵州省碘矿资源主要与磷矿伴生,全省查明伴生碘矿19处,主要分布在开阳县、福泉县和瓮安县三个地区。查明资源储量8.07t,居全国第二位。碘矿不是以分子形式存在于磷矿中,而是以类质同象形式存在于磷质晶格中。

2)伴生氟。通过历年已评审的储量报告进行统计,贵州省已评价的伴生氟矿资源储量4179t,居全国第一位。磷矿的矿石矿物成分以碳氟磷灰石(Francolite)为主(占66%90%),其中的磷矿矿石中平均含氟在3.0%左右,以Ca10F2(P04)6的形态存在,也有少许以氟硅酸钙(CaSiF)的形态存在。

3)伴生稀土。贵州省稀土矿与磷矿资源伴生,全省查明伴生稀土矿3处,主要集中分布在织金县。查明保有资源储量85.89t,居全国第三位。磷块岩中伴生的稀土氧化物主要以类质同象形式存在于胶磷矿中。

2开发利用现状

2.1磷矿资源开发利用现状

2017年,贵州省磷矿矿山企业44个,其中,大型8个、中型15个、小型21个。年产矿石1775.35t,其中,国有企业431.56t、有限责任公司326.69t、股份有限公司930.85t、私营企业86.25t。工业总产值53.02亿元,占全省500.40亿元的10.6%;销售收入38.03亿元,占全省443.40亿元的8.58%;利润总额11.46亿元,占全省95.84亿元的11.95%。在贵州省开发利用的69种矿产中,磷矿是除了煤矿之外工业产值最高的矿种,优势矿产资源利用效果较好,优势的磷化工行业是贵州省矿业经济的主要支撑,在全国也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目前,主要开发利用开阳、瓮福两个片区的资源,织金片区因含稀土而处于严格保护中。

2013年到2017年磷矿资源储量变化情况来看,总体上呈增长态势。2017年较2013年增加了8.39亿t磷矿资源储量。其中2017年较2016年有所减少,主要原因是磷矿勘查程度提高,进一步论证后,导致资源有所减少。从磷矿资源开采情况来看,年产量基本稳定在1700t2016年产量较大,达到2032.24亿t。磷矿作为贵州省的优势矿种,磷矿资源丰富,品位较高,是少数可不经洗选直接生产高浓度磷肥的地区,资源对外依存度较低。

2.2伴生矿开发利用现状

磷矿石的综合利用价值很高,磷矿石伴生有碘、氟、稀土、锶、钒、锐、铀等有用元素。根据贵州省磷矿资源的主要特点,目前达到提取综合利用的主要有碘、氟、稀土三种伴生矿产。据统计,磷矿伴生矿产资源综合利用产值每年平均13000万元左右,主要来自伴生碘和伴生氟的综合利用。

1)伴生碘。贵州省伴生碘矿的提取工艺已经成熟,并已对黄磷废水中伴生碘资源综合回收,工业化生产,实现综合利用。贵州省具有丰富的磷矿资源和大型国家级磷化工企业,每年处理磷矿石400万~500t。磷矿石中含伴生碘总量为300400t,仅黔中瓮福地区每年处理的磷矿石中的伴生碘总量大于260t。但小型企业在建设碘矿综合利用的生产线上仍然有难度,主要原因是小型企业自身资源少,生产线投入成本高。

2)伴生氟。伴生氟的附加值很高,提取技术研究较多。贵州开磷集团自主开发的以“磷肥生产含氟废气吸收液”回收生产无水氟化氢工艺技术,成功建成工业化示范生产装置,使磷矿中氟矿资源利用率达到65%,成功开发了一条新的氟化工生产工艺路线。贵州瓮福集团以瑞士BUSS公司氟硅酸制取70%氟化氢中试技术为基础,结合自主开发的氟硅酸脱砷技术和含氟硅渣生产白炭黑技术,成功开发了新一代制备无水氟化氢工业化技术,并将该技术推广到国外。总的来说,贵州省氟矿资源提取技术目前属于国际领先地位,综合利用已可以实现。

3)伴生稀土。贵州省稀土元素赋存状态主要以类质同象形式存在于磷灰石晶格中,稀土元素的含量与胶磷矿密切相关。目前贵州大学联合北京矿冶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瓮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共同研究,通过新工艺、新药剂的研发,完成了选矿、稀土分离实验室试验、连续中间试验,磷精矿品位32%,磷精矿稀土回收率70%,达到了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要求的技术指标,但工业化生产线仍在探索中,尚未实现工业化的稀土综合利用工艺。贵州织金新华磷矿也因此而受到严格保护,尚未得到开发利用。伴生稀土矿的提取技术中实验室的提取方法较多,但工业化的生产技术工艺尚未形成。

3面临的问题

3.1伴生氟矿资源管理欠缺

贵州省磷矿的矿石矿物成分以碳氟磷灰石为主(66%90%),按已查明42.51亿t磷矿石,氟平均品位3.0%估算,贵州省氟矿资源蕴藏量约为1.27亿t,资源储量巨大。但因氟矿资源缺乏统一的工业指标,以往估算磷矿资源时,无法对氟矿资源进行有效的综合评价,导致对氟资源的储量和质量掌握不清。另外,伴生氟在目前的矿产资源管理制度中还没有矿籍,在我国矿产资源矿种管理中还没有伴生氟的位置。因此,伴生氟未纳入到矿产资源统计管理系统中进行统一管理,导致无法掌握氟资源的分布、资源储量、质量等相关数据。

3.2伴生稀土矿的工业化生产技术未攻破

国内外学者对从磷矿中回收稀土的研究已有70多年,通过实验室的研究,提出了很多可行的方法,但大多数都停留在实验室研究或者通过论证后综合利用不经济的层面,导致未建成有效且经济的工业生产线。贵州省的稀土资源十分丰富,但具有工业价值的稀土以类质同象形式伴生于磷灰石中,属于难选冶的沉积型伴生稀土磷矿,至今尚未得到合理的开发利用。若能有效地利用中低品位的磷矿,同时又能对稀土进行较好的回收,不仅对贵州磷矿资源合理利用和经济发展有重要意义,对我国稀土工业可持续发展也起着决定性作用。

3.3矿业开采与古生物遗迹保护相冲突

贵州省瓮安县的北斗山,是瓮安生物群化石的遗址所在。瓮安县磷矿采区埃迪卡拉纪地层中发现大量动物化石,由此打破了国际科学界将寒武纪动物化石视为“最古老”的共识,为破解人类始祖的起源提供了可靠的科学证据。从目前来看,此遗址在全球范围内也属“独一无二”,其科学价值难以估量。然而,古生物群化石中同时也蕴藏着含量丰富的磷矿石。据统计,瓮安磷矿产业带动的就业人数达8000多人,地方财政收入60%也来自磷矿及相关产业。因此,瓮安磷矿无疑是带动地方经济发展的主要支撑产业。但当前的开采技术条件及手段无法做到既保护生物群化石又能进行矿业开发,因此,瓮安古生物群的保护与磷矿的开采无疑是矛盾的。

3.4矿业开发与生态保护相矛盾

任何矿产资源的开发利用都不可避免的要对环境造成影响,磷矿资源的开发也是如此。磷矿资源开发对环境的影响主要有两点:一是未被综合利用的伴生碘、伴生氟资源对环境的影响,包括土壤和地下水等;二是磷矿生产产生的磷石膏堆存量可能引发的滑坡、泥石流,以及坑采引起的崩塌等地质灾害。

3.5综合利用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

我国关于综合利用的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主要是国家层面和地方层面的一些法规政策并没有上升到法律的范畴,这导致大部分政策性法规都是鼓励促进综合利用,而缺乏惩罚措施或者惩罚力度较弱,导致矿山企业执行综合利用过程中无法可依。

4对策建议

4.1建立伴生氟工业指标,将氟资源纳入统计管理

伴生氟资源是一种重要的战略原料,在氟化工行业更是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磷矿石中伴生氟矿资源储量丰富。贵州开磷集团和瓮福集团在伴生氟的利用方面已经取得国际领先地位,可以实现对氟矿资源的综合利用。因此,要实现对氟矿资源的有效管理,必须要建立氟矿资源的工业指标,用以有效评价伴生氟的资源储量和质量,促进磷矿伴生氟资源的调查、评价和综合利用。同时,伴生氟应纳入统计管理,进入固体矿产资源统计系统,便于掌握氟矿资源储量情况。

4.2加强“产、学、研”相结合,推动伴生稀土的工业化生产技术研究

贵州省稀土元素主要呈类质同象形式存在于磷灰石中,且稀土元素含量低,赋存状态独特。目前,稀土分离实验室试验、连续中间试验已取得成功,但如何经济合理地回收稀土元素的工业化生产线仍然需要探索。建议在研发稀土提取技术时,要充分响应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强“产、学、研”的有效结合,由政府搭建相关平台,铺就企业与科研院所联合桥梁,利用相关政府科研基金、科研队伍和企业的研发基金与生产线,共同解决从磷矿中有效提取稀土的工业化生产技术难题。对于已有的国外的先进技术可以引进使用,同时应对取得的成果和重大突破,给予相应的奖励。

4.3牢固树立生态文明建设观念,加强矿业开发与文化建设的结合

矿产资源的发展已不仅是经济与技术的问题,还有文化观念和价值取向等问题。贵州省瓮安古生物群化石的重要性和特殊性是不可替代的,它不仅提供了最早的动物化石记录,是了解动物的起源和早期演化唯一的窗口,还在细胞学和亚细胞学层面保存了大量的胚胎化石,为重建早期动物的个体发育过程及现代各种动物体制构型的演化提供了线索。因此,保护瓮安生物群这一全球独一无二的化石产地,对于科学研究有重要意义。即使磷矿的开发对于经济的发展是重要支撑,但我们必须牢记,历史留下的财富是属于全人类的。在未来的磷矿开发过程中,牢固树立生态文明建设观念。将瓮安古生物群化石作为文化建设的一部分,严格保护划定的古生物群化石。以申报瓮安磷矿国家矿山公园为抓手,有效保护瓮安生物群化石,将矿业开发与文化建设结合起来。

4.4坚持守好发展与生态两条底线,切实解决好矿业开发产生的生态问题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牢固树立新发展理念,如何协调发展与生态的矛盾是当前矿业开发的重要任务。针对面临的问题,一是建议多家小型企业联合建设一条伴生碘、伴生氟资源提取的生产线,或者直接与大型企业合作,实现碘、氟资源的综合利用;二是坚持全面实施磷石膏“以用定产”,实现磷石膏产消平衡,争取新增堆存量为零,同时消化已有堆存量;三是根据开磷等大型企业研发的充填技术,坚持采用生产磷肥中生成对环境有较大影响的废渣磷石膏加上水泥和粉煤灰灌注进采空区的方法,胶结充填体与原矿条柱共同作用,保护地表与村庄安全,减少地质灾害发生。

4.5建立健全综合利用的相关法律法规,促进矿业综合利用法制化

党的十八大报告做出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大决策和战略部署,矿产资源的综合利用无疑是保证矿产资源可持续发展和资源利用最大化的重要途径之一。现有的政策法规难以推进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的深入发展和促进资源的有效利用。因此,必须上升到国家法律层面,从基本原则、监督管理、鼓励和惩罚措施等多方面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以促进和保障矿产资源的综合利用。

摘自:《中国矿业》2020年第3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贵州省磷矿及伴生矿种开发利用面临的问题与对策建议

科技外事处 2020-12-25

贵州省磷矿及伴生矿种开发利用面临的问题与对策建议

矿产资源是重要的自然资源,是国家经济建设的基础物质材料,关系到国民经济长期稳定发展和国家安全。磷矿是关系到粮食安全、国家稳定的不可再生的战略性矿产资源,在生物、医药领域也有重要地位。与磷矿伴生的稀土矿具有良好的性能,广泛应用于军事、航空航天、冶金、生物科技、石油、激光、化工、玻璃、国防科技、陶瓷、农业、新材料、新能源等领域,在现代高新技术发展中具有重要的作用和地位。伴生的氟矿资源也是一种重要的战略原料,在氟化工行业中更是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伴生碘在医药、食品、农业、国防及化工等领域均有十分重要的用途,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战略物资。因此,磷矿及其伴生矿产资源的开发利用尤为重要。磷矿是贵州省主要优势矿产之一,也是全国三大磷矿产区之一,因此,对磷矿及其伴生矿现状的分析有利于指导下一步的开发利用。

1资源概况

1.1磷矿资源概况

截至2017年底,贵州省磷矿查明保有资源储量42.51亿t,占全国保有资源储量的16.81%,居全国第三位,仅次于湖北省(74.87亿t)和云南省(49.47亿t)。查明磷矿资源70处,其中,大型22处,中型9处,小型37处。大中型矿区主要集中分布在息烽开阳、瓮安福泉以及织金三个片区,占全省资源总量的98%以上,资源集中度非常高。磷矿主要发育于震旦系上统灯影组和陡山沱组,习称“下磷矿”;以及寒武系牛蹄塘组下部,习称“上磷矿”。矿石矿物成分以碳氟磷灰石(Francolite)为主(占66%90%),次为碳磷灰石(Carbapatite)(占1%2%),磷灰石(Apatite)(含量小于1%)最少。开阳片区的P205含量介于23%34%之间,绝大部分属于富磷矿,其中P20530%的富磷矿有12.45亿t,是不经选矿即可用于高浓度磷肥生产的少数地区。织金片区的P205含量介于17%20%之间,属于低品位磷矿。

1.2伴生矿资源概况

贵州省磷矿资源储量丰富,与磷矿伴生的有益组分也比较多,其中,比较重要的有伴生碘、伴生氟和伴生稀土矿。

1)伴生碘。贵州省碘矿资源主要与磷矿伴生,全省查明伴生碘矿19处,主要分布在开阳县、福泉县和瓮安县三个地区。查明资源储量8.07t,居全国第二位。碘矿不是以分子形式存在于磷矿中,而是以类质同象形式存在于磷质晶格中。

2)伴生氟。通过历年已评审的储量报告进行统计,贵州省已评价的伴生氟矿资源储量4179t,居全国第一位。磷矿的矿石矿物成分以碳氟磷灰石(Francolite)为主(占66%90%),其中的磷矿矿石中平均含氟在3.0%左右,以Ca10F2(P04)6的形态存在,也有少许以氟硅酸钙(CaSiF)的形态存在。

3)伴生稀土。贵州省稀土矿与磷矿资源伴生,全省查明伴生稀土矿3处,主要集中分布在织金县。查明保有资源储量85.89t,居全国第三位。磷块岩中伴生的稀土氧化物主要以类质同象形式存在于胶磷矿中。

2开发利用现状

2.1磷矿资源开发利用现状

2017年,贵州省磷矿矿山企业44个,其中,大型8个、中型15个、小型21个。年产矿石1775.35t,其中,国有企业431.56t、有限责任公司326.69t、股份有限公司930.85t、私营企业86.25t。工业总产值53.02亿元,占全省500.40亿元的10.6%;销售收入38.03亿元,占全省443.40亿元的8.58%;利润总额11.46亿元,占全省95.84亿元的11.95%。在贵州省开发利用的69种矿产中,磷矿是除了煤矿之外工业产值最高的矿种,优势矿产资源利用效果较好,优势的磷化工行业是贵州省矿业经济的主要支撑,在全国也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目前,主要开发利用开阳、瓮福两个片区的资源,织金片区因含稀土而处于严格保护中。

2013年到2017年磷矿资源储量变化情况来看,总体上呈增长态势。2017年较2013年增加了8.39亿t磷矿资源储量。其中2017年较2016年有所减少,主要原因是磷矿勘查程度提高,进一步论证后,导致资源有所减少。从磷矿资源开采情况来看,年产量基本稳定在1700t2016年产量较大,达到2032.24亿t。磷矿作为贵州省的优势矿种,磷矿资源丰富,品位较高,是少数可不经洗选直接生产高浓度磷肥的地区,资源对外依存度较低。

2.2伴生矿开发利用现状

磷矿石的综合利用价值很高,磷矿石伴生有碘、氟、稀土、锶、钒、锐、铀等有用元素。根据贵州省磷矿资源的主要特点,目前达到提取综合利用的主要有碘、氟、稀土三种伴生矿产。据统计,磷矿伴生矿产资源综合利用产值每年平均13000万元左右,主要来自伴生碘和伴生氟的综合利用。

1)伴生碘。贵州省伴生碘矿的提取工艺已经成熟,并已对黄磷废水中伴生碘资源综合回收,工业化生产,实现综合利用。贵州省具有丰富的磷矿资源和大型国家级磷化工企业,每年处理磷矿石400万~500t。磷矿石中含伴生碘总量为300400t,仅黔中瓮福地区每年处理的磷矿石中的伴生碘总量大于260t。但小型企业在建设碘矿综合利用的生产线上仍然有难度,主要原因是小型企业自身资源少,生产线投入成本高。

2)伴生氟。伴生氟的附加值很高,提取技术研究较多。贵州开磷集团自主开发的以“磷肥生产含氟废气吸收液”回收生产无水氟化氢工艺技术,成功建成工业化示范生产装置,使磷矿中氟矿资源利用率达到65%,成功开发了一条新的氟化工生产工艺路线。贵州瓮福集团以瑞士BUSS公司氟硅酸制取70%氟化氢中试技术为基础,结合自主开发的氟硅酸脱砷技术和含氟硅渣生产白炭黑技术,成功开发了新一代制备无水氟化氢工业化技术,并将该技术推广到国外。总的来说,贵州省氟矿资源提取技术目前属于国际领先地位,综合利用已可以实现。

3)伴生稀土。贵州省稀土元素赋存状态主要以类质同象形式存在于磷灰石晶格中,稀土元素的含量与胶磷矿密切相关。目前贵州大学联合北京矿冶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瓮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共同研究,通过新工艺、新药剂的研发,完成了选矿、稀土分离实验室试验、连续中间试验,磷精矿品位32%,磷精矿稀土回收率70%,达到了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要求的技术指标,但工业化生产线仍在探索中,尚未实现工业化的稀土综合利用工艺。贵州织金新华磷矿也因此而受到严格保护,尚未得到开发利用。伴生稀土矿的提取技术中实验室的提取方法较多,但工业化的生产技术工艺尚未形成。

3面临的问题

3.1伴生氟矿资源管理欠缺

贵州省磷矿的矿石矿物成分以碳氟磷灰石为主(66%90%),按已查明42.51亿t磷矿石,氟平均品位3.0%估算,贵州省氟矿资源蕴藏量约为1.27亿t,资源储量巨大。但因氟矿资源缺乏统一的工业指标,以往估算磷矿资源时,无法对氟矿资源进行有效的综合评价,导致对氟资源的储量和质量掌握不清。另外,伴生氟在目前的矿产资源管理制度中还没有矿籍,在我国矿产资源矿种管理中还没有伴生氟的位置。因此,伴生氟未纳入到矿产资源统计管理系统中进行统一管理,导致无法掌握氟资源的分布、资源储量、质量等相关数据。

3.2伴生稀土矿的工业化生产技术未攻破

国内外学者对从磷矿中回收稀土的研究已有70多年,通过实验室的研究,提出了很多可行的方法,但大多数都停留在实验室研究或者通过论证后综合利用不经济的层面,导致未建成有效且经济的工业生产线。贵州省的稀土资源十分丰富,但具有工业价值的稀土以类质同象形式伴生于磷灰石中,属于难选冶的沉积型伴生稀土磷矿,至今尚未得到合理的开发利用。若能有效地利用中低品位的磷矿,同时又能对稀土进行较好的回收,不仅对贵州磷矿资源合理利用和经济发展有重要意义,对我国稀土工业可持续发展也起着决定性作用。

3.3矿业开采与古生物遗迹保护相冲突

贵州省瓮安县的北斗山,是瓮安生物群化石的遗址所在。瓮安县磷矿采区埃迪卡拉纪地层中发现大量动物化石,由此打破了国际科学界将寒武纪动物化石视为“最古老”的共识,为破解人类始祖的起源提供了可靠的科学证据。从目前来看,此遗址在全球范围内也属“独一无二”,其科学价值难以估量。然而,古生物群化石中同时也蕴藏着含量丰富的磷矿石。据统计,瓮安磷矿产业带动的就业人数达8000多人,地方财政收入60%也来自磷矿及相关产业。因此,瓮安磷矿无疑是带动地方经济发展的主要支撑产业。但当前的开采技术条件及手段无法做到既保护生物群化石又能进行矿业开发,因此,瓮安古生物群的保护与磷矿的开采无疑是矛盾的。

3.4矿业开发与生态保护相矛盾

任何矿产资源的开发利用都不可避免的要对环境造成影响,磷矿资源的开发也是如此。磷矿资源开发对环境的影响主要有两点:一是未被综合利用的伴生碘、伴生氟资源对环境的影响,包括土壤和地下水等;二是磷矿生产产生的磷石膏堆存量可能引发的滑坡、泥石流,以及坑采引起的崩塌等地质灾害。

3.5综合利用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

我国关于综合利用的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主要是国家层面和地方层面的一些法规政策并没有上升到法律的范畴,这导致大部分政策性法规都是鼓励促进综合利用,而缺乏惩罚措施或者惩罚力度较弱,导致矿山企业执行综合利用过程中无法可依。

4对策建议

4.1建立伴生氟工业指标,将氟资源纳入统计管理

伴生氟资源是一种重要的战略原料,在氟化工行业更是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磷矿石中伴生氟矿资源储量丰富。贵州开磷集团和瓮福集团在伴生氟的利用方面已经取得国际领先地位,可以实现对氟矿资源的综合利用。因此,要实现对氟矿资源的有效管理,必须要建立氟矿资源的工业指标,用以有效评价伴生氟的资源储量和质量,促进磷矿伴生氟资源的调查、评价和综合利用。同时,伴生氟应纳入统计管理,进入固体矿产资源统计系统,便于掌握氟矿资源储量情况。

4.2加强“产、学、研”相结合,推动伴生稀土的工业化生产技术研究

贵州省稀土元素主要呈类质同象形式存在于磷灰石中,且稀土元素含量低,赋存状态独特。目前,稀土分离实验室试验、连续中间试验已取得成功,但如何经济合理地回收稀土元素的工业化生产线仍然需要探索。建议在研发稀土提取技术时,要充分响应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强“产、学、研”的有效结合,由政府搭建相关平台,铺就企业与科研院所联合桥梁,利用相关政府科研基金、科研队伍和企业的研发基金与生产线,共同解决从磷矿中有效提取稀土的工业化生产技术难题。对于已有的国外的先进技术可以引进使用,同时应对取得的成果和重大突破,给予相应的奖励。

4.3牢固树立生态文明建设观念,加强矿业开发与文化建设的结合

矿产资源的发展已不仅是经济与技术的问题,还有文化观念和价值取向等问题。贵州省瓮安古生物群化石的重要性和特殊性是不可替代的,它不仅提供了最早的动物化石记录,是了解动物的起源和早期演化唯一的窗口,还在细胞学和亚细胞学层面保存了大量的胚胎化石,为重建早期动物的个体发育过程及现代各种动物体制构型的演化提供了线索。因此,保护瓮安生物群这一全球独一无二的化石产地,对于科学研究有重要意义。即使磷矿的开发对于经济的发展是重要支撑,但我们必须牢记,历史留下的财富是属于全人类的。在未来的磷矿开发过程中,牢固树立生态文明建设观念。将瓮安古生物群化石作为文化建设的一部分,严格保护划定的古生物群化石。以申报瓮安磷矿国家矿山公园为抓手,有效保护瓮安生物群化石,将矿业开发与文化建设结合起来。

4.4坚持守好发展与生态两条底线,切实解决好矿业开发产生的生态问题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牢固树立新发展理念,如何协调发展与生态的矛盾是当前矿业开发的重要任务。针对面临的问题,一是建议多家小型企业联合建设一条伴生碘、伴生氟资源提取的生产线,或者直接与大型企业合作,实现碘、氟资源的综合利用;二是坚持全面实施磷石膏“以用定产”,实现磷石膏产消平衡,争取新增堆存量为零,同时消化已有堆存量;三是根据开磷等大型企业研发的充填技术,坚持采用生产磷肥中生成对环境有较大影响的废渣磷石膏加上水泥和粉煤灰灌注进采空区的方法,胶结充填体与原矿条柱共同作用,保护地表与村庄安全,减少地质灾害发生。

4.5建立健全综合利用的相关法律法规,促进矿业综合利用法制化

党的十八大报告做出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大决策和战略部署,矿产资源的综合利用无疑是保证矿产资源可持续发展和资源利用最大化的重要途径之一。现有的政策法规难以推进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的深入发展和促进资源的有效利用。因此,必须上升到国家法律层面,从基本原则、监督管理、鼓励和惩罚措施等多方面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以促进和保障矿产资源的综合利用。

摘自:《中国矿业》2020年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