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发展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科技发展
名称 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效率和效能模式优化研究
发布机构 科技外事处 索引号 2189234/2020-01950
主题分类 科技发展 文号
发布日期 2020-11-25 主题词

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效率和效能模式优化研究

发布日期:2020-11-25 14:07 信息来源:科技外事处 访问量:? 字体 :[ 大 ][ 中 ][ 小 ]

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效率和效能模式优化研究

0引言

地质灾害隐患主要有滑坡、崩塌、泥石流、塌陷、沉降、地裂缝等6种,相关区域一旦被认定为地质灾害隐患点,就需要采取有力措施及时消除。通常采取的措施有工程搬离、工程治理、专业监测等,工程搬离方式最为直接有效,但搬迁难度较大;工程治理是在现有状态下,改善隐患点的稳定性,该方式投入成本较大;专业监测投入成本相对较小,却不能达到根治隐患点的目的。无论采取何种方式,都需要尽最大努力确保所涉区域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早日消除地质灾害隐患点。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早日消除,需提高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效率和效能。效率体现地质灾害隐患点消除的时间快慢,效能体现围绕地质灾害隐患点消除开展的事前工作准备、事中工作审批流程优化、事后有效监管。通过效率和效能的提升,消除地质灾害隐患点,提高土地资源的利用效率。

对已经存在的地质灾害隐患点,主要依靠当地力量加强群测群防工作力度,优化群测群防工作方式,不断创新工作方法,积极寻求资金开展工程治理。工程治理的类型主要有崩塌和滑坡,需要投入的资金较多,除明确由工程建设方引起的由其出资治理外,其余都要依靠各级财政资金解决。然而一般县区级财政资金有限,所有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全部依靠县区财政资金投入,在现有条件下显然不现实。按照一般做法,对特大型以上地质灾害隐患点,主要依靠国家和省、市财政资金实施专项治理,县区配套资金较少。对于已纳人工程治理的地质灾害隐患点,还涉及工程项目管理的程序审批和监管问题。目前全国各地仍在持续深化“放管服”改革,而建设工程领域也在不断优化工程审批流程,以节约审批时间、提高工作效率。一般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工程治理,未能纳入应急工程治理,按普通工程项目审批耗时太长,在某种程度上严重影响了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进度。针对当前情况,只有开拓创新、勇于变革,才能不断提高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的效率和效能。

1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效率和效能存在的主要问题

1.1审批流程繁琐

为尽早消除地质灾害隐患,需加快工程建设进度。按照目前工程建设项目审批程序要求,审批流程和时效虽有所缩短,但因涉及多部门、多环节审批,仍耗时较长,而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工程治理项目不同于一般工程项且,工期极为紧张,故迫切需要进一步优化审批流程。特别是在当前的“放管服”改革环境下,要倡导和鼓励流程的优化。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因涉及的各个审批部门间存在利益问题,导致流程优化的跨部门合作困难重重。同时在优化工程项目审批流程的过程中,因减少程序无规可依,审计部门还会面临审计担责风险。只有进一步探索审批制度改革,优化审批程序,倡导并联审批、分类审批,提前预判,才能进一步提高地质灾害工程治理效率。

1.2工程治理经费募集困难

各地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受当地的地质条件、气候特征等影响,始终处于动态变化之中,常存在积压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尚未消除,新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又不断出现的情况;在财政资金有限的情况下,无法短时间内全部消除。各地对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无论是专业监测,还是避险搬迁或工程治理,都普遍采用财政资金投入的方式开展,而因财政资金有限,大大滞缓了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速度。在寻求社会资金的投入方面,各地普遍探索不够。

1.3地质灾害隐患点消除的内生动力不足

对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上级每年都有考核任务,还有汛期值班值守和日常巡查管理等工作要求。这些都是对地质灾害防治部门工作人员的外在要求,而防治部门或其工作人员本身的内生动力缺乏有效激励和严格的制度约束。由于工作创新不够,缺少对社会资金的吸引和民众参与机制,资金解决面窄,无法全面解决地质灾害隐患点消除的内生动力不足的问题。

2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效率和效能优化模式构建

在地方财政资金紧张的情况下,虽能完成上级下达的地质灾害隐患点消除率的部分考核任务,但离为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保驾护航的要求还相差甚远。对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即使暂时没有落实治理资金,也可以在资金未到位前,各县区拨出部分资金开展前期工作,如工程勘察、初步设计等的完成与审批;这些都是串联工作,需要按流程办理,如加上后续的招投标等工作,历时近半年。施工阶段还可能受到降雨等天气的影响,工期将会更长,这对确定进行工程治理的地质灾害隐患点而言极为不利。对治理资金未到位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即使一时解决了治理资金问题,也无法快速启动治理工作。到位的治理资金因需重重审核,最终确定的金额常与原申请金额存在一定差距;在资金额度不足的情况下,如何确保工程质量,也是一大难题。

2.1准备工作先行,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前期工作和后期工作分步实施

以工程治理项目招投标选取施工方为界限,将此之前的准备工作分离,按照不同地方对工程投资类财政资金额度规定的不同,启动相应的招投标程序。对于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项目,在开展招投标工作之前,需要进行工程勘察、工程项目设计、初步设计概算、概算审核、工程预算、预算审核等工作。一般做法是确定治理资金后,按照工程项目模式开展工程勘察、初步设计等工作,然后通过招投标选择施工方、监理方、检测方、监测方等,后期还有竣工验收、财政结算等工作。考虑到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的特殊性,可以统一将地质灾害隐患点纳入当地地质详查工作经费预算,明确采取工程治理的方式消除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区域由财政资金保障先期开展地质勘查、初步设计、设计概算、概算审核工作,并且提前通过中介超市选择工程预算方,进行前期的工作对接,一旦确定纳入财政资金且能够保证治理经费,即开展工程预算工作。如果财政资金或治理资金到位时间不超过3个月,直接开展工程预算,并进人工程预算审核阶段;同步选取招投标服务方,待工程预算审核完成,就可要求招投标服务方开展招投标工作。所有进行工程治理的地质灾害隐患点需要完成工程预算之前的准备工作,该部分费用约占工程费用的4%。确定进行工程治理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资金不论是否到位,都需要开展工程治理前期工作,前期工作费用须由各县区财政资金优先保证。

2.2构建第三方评价机制,建立专项服务事项直购单位库

直购模式是通过单位民主决策和中介超市直购程序,选取有合作基础、值得信赖的企事业单位。目前广东省惠州市印发了《关于优化惠州市中介超市直购模式的通知》,规定了没有达到招标额度的项目,可以采取直购模式,其中超过3万元的,还需要经过本单位的民主决策程序,在中介超市选取直购单位。这种方式有助于加快政府投资项目落地,提升财政资金使用效率。鉴于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的特殊性,涉及非招标的各事项工作,可以进一步优化直购模式,由服务需求单位提出事项需求。以往的项目开展过程中,程序走到哪、涉及到哪类服务事项才开始走直购程序,可优化调整为不管项目是否开展,提前在中介超市选取每类事项的直购服务单位库,与中介超市约定服务年限,如2年内有效。对列入库中的单位邀请第三方进行工作效率和质量评估,便于直接在单位内部直购的服务单位库中通过建设单位内部的随机方式选取或根据实际情况民主决策选取服务单位,还可在内部的随机选取或民主决策过程中,建设单位与服务提供单位提前对接前期准备工作,建设单位内部选取结果在单位门户网站公示,并报中介超市备案,这种方式既实现了社会监督,也有利于工作开展。

2.3引入社会资本,多方筹措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资金

一般而言,各地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费用主要来自财政资金,但是单纯依靠财政资金远远无法满足治理的需要。为了弥补财政投入与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需求间的落差,需要多方筹措资金,引入社会资本,构建社会资本投资收益模式。对于引入社会资金治理地质灾害隐患点,会涉及到如何分享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成果的问题,完全依赖公益捐赠无法解决内生动力问题。为此可以倡导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对周边群众利益无害),对地质灾害隐患点所涉土地区域探索使用权和所有权分离的权属机制。对地质灾害隐患点区域,在保证消除隐患的情况下可以进行一定的商业开发,投资方拥有优先使用权或收益分成。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后如具备广告位条件,由社会资金供给方拥有广告位使用权。

2.4压实治理责任,分步分摊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资金

按照《地质灾害防治条例》,地质灾害谁引发谁治理。对于因削坡建房等引起的地质灾害隐患点体量较大,通常情况下每个点的影响户数有限。一般做法是加强群测群防,对于个别影响户数较多的地质灾害隐患点,通常依托财政资金投入进行工程治理,并没有严格压实治理责任,致使削坡建房形成或诱发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存量没有消除,增量却在不断上涨。为此,对于历史遗留的削坡建房地质灾害隐患点,要提高公众认知力度,争取公众的理解,采取当地政府和影响区域居民共担的方式解决资金。对于影响户数较少的情况,如果具备使用财政资金进行工程治理的条件,可采取搬离或由政府预先垫资治理,所需费用由政府和引起方共担。对于新出现的削坡建房引起的地质灾害隐患点,严格落实谁引发谁治理的原则,由地质灾害防治管理部门函请相关部门督促责任方治理。

2.5加大技术创新,正确引导人为因素引发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

在多山地区,土地资源有限,很难找到空地建房,对于有“一户一宅”刚性需求的居民而言,在没有平整空地的情况下,削坡建房也是无奈之举。正因如此,相关部门的巡查监管职责落实阻力较大。当前各地相当一部分地质灾害隐患点是由于削坡建房引起的,在当前无法全面抑制削坡建房行为的情况下,需要转换方式,正确引导,且需要有所作为;可以根据农村削坡建房的特点,出台简易治理方式,形成地方地质灾害防治标准体系,保障群众日常居住安全。通过经济的简易治理方式可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地质灾害隐患点引发地质灾害的风险,保护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也能够减轻当地政府的工作压力和治理压力。

2.6注重事后监管,加强地质灾害隐患点消除后的管护

对于滑坡、崩塌等类型地质灾害隐患点,在经工程治理消除隐患后,还存在管护的问题,并且涉及可能出现的后期治理失效或管护不到位再生危险的问题。同时,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工程治理涉及全链条责任问题,要对各地质灾害防治主管部门和相关责任方提出相应要求。并且为确保管护的长久性,解决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维护问题,探索受益维修金制度,倡导评价终身负责制和社会时效双评价机制。一是构建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完成后的受益维修金制度,即对地质灾害隐患点影响区域百姓征收受益维修金,用于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及后期的维护。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完成后,首先需要明确具体管护对象,签订管护协议,并每年对周边受益群众征收受益维修金,作为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结束后管护方的维修金,专款专用,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挪用,使用情况及时公示。为确保受益维修金的及时到位,要出台相应具有法律依据或具有约束力的政府规范性文件。二是倡导评价终身负责制和社会时效双评价机制。为督促各地质灾害防治管理部门做好辖区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要创新督促监管机制,压实治理责任,明确治理要求,既要注重时效,也要注重实效;社会时效评价机制体现在对新增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完成的时效要求,即地质灾害隐患点要在其被确认的2年内消除,不需要纳入评价终身负责制范畴;如果超过2年未治理,无论地质灾害隐患点何时完成治理,均需满足评价终身负责制的要求,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并对治理方式的选择和财政资金的使用进行评价。如果地质灾害隐患点本可以简化治理措施,却要超规格治理,浪费财政资金,没有做到2年内完成治理的社会时效评价要求,就要实行评价终身负责制,启动追责机制。

2.7做好归纳总结,建立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案例库

通过工程治理的方式消除地质灾害隐患点,有力确保了所涉区域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各地同类型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具有较多共性,完成工程治理后,要及时归纳总结,为其他即将开展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和汛期巡查提供借鉴。对于已经完成工程治理的地质灾害隐患点,按照统一要求,制定通用模板,形成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案例库,以指导后续的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

2.8建立奖励措施,激发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工程质量和时效的双提升

《地质灾害防治条例》第九条规定,在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中作出突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由人民政府给予奖励。为此,可以建立奖励制度,对于提前完工或提高建设工程质量等级的,经认定后给予奖励。一种是狭义的奖励,对于提前完工的,体现了社会时效原则,可以在总工程费用中设置奖励金,达到要求即给予奖励;对于节约工程成本的,在保证工程质量的前提下,按照节约成本的一定比例进行奖励;对于经专家评审工程质量达到良好或优秀等级的,按照不同级别给予奖励。另一种是广义的奖励,即对地质灾害治理项目的所有环节,只要签订合同,在约定的合同工期内提前完成的,可以酌情予以奖励。同时也可以设立市级专项奖励基金,待工程竣工后,按服务提供方提出申请、建设方审核、财政部门审定的方式实施。

3结语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要求“把纪律挺在前面,着力解决人民群众反映最强烈、对党的执政基础威胁最大的突出问题。”地质灾害隐患点关乎所涉区域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就需要着力尽早消除这些隐患,让人民群众住得安心。经费不足、审批程序繁琐等问题,不能成为地质灾害隐患点不能尽快全部消除的理由。为此就需要开拓创新,多措并举,优化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效率和效能,节约土地资源,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摘自:《化工矿物与加工》2020年第8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效率和效能模式优化研究

科技外事处 2020-11-25

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效率和效能模式优化研究

0引言

地质灾害隐患主要有滑坡、崩塌、泥石流、塌陷、沉降、地裂缝等6种,相关区域一旦被认定为地质灾害隐患点,就需要采取有力措施及时消除。通常采取的措施有工程搬离、工程治理、专业监测等,工程搬离方式最为直接有效,但搬迁难度较大;工程治理是在现有状态下,改善隐患点的稳定性,该方式投入成本较大;专业监测投入成本相对较小,却不能达到根治隐患点的目的。无论采取何种方式,都需要尽最大努力确保所涉区域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早日消除地质灾害隐患点。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早日消除,需提高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效率和效能。效率体现地质灾害隐患点消除的时间快慢,效能体现围绕地质灾害隐患点消除开展的事前工作准备、事中工作审批流程优化、事后有效监管。通过效率和效能的提升,消除地质灾害隐患点,提高土地资源的利用效率。

对已经存在的地质灾害隐患点,主要依靠当地力量加强群测群防工作力度,优化群测群防工作方式,不断创新工作方法,积极寻求资金开展工程治理。工程治理的类型主要有崩塌和滑坡,需要投入的资金较多,除明确由工程建设方引起的由其出资治理外,其余都要依靠各级财政资金解决。然而一般县区级财政资金有限,所有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全部依靠县区财政资金投入,在现有条件下显然不现实。按照一般做法,对特大型以上地质灾害隐患点,主要依靠国家和省、市财政资金实施专项治理,县区配套资金较少。对于已纳人工程治理的地质灾害隐患点,还涉及工程项目管理的程序审批和监管问题。目前全国各地仍在持续深化“放管服”改革,而建设工程领域也在不断优化工程审批流程,以节约审批时间、提高工作效率。一般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工程治理,未能纳入应急工程治理,按普通工程项目审批耗时太长,在某种程度上严重影响了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进度。针对当前情况,只有开拓创新、勇于变革,才能不断提高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的效率和效能。

1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效率和效能存在的主要问题

1.1审批流程繁琐

为尽早消除地质灾害隐患,需加快工程建设进度。按照目前工程建设项目审批程序要求,审批流程和时效虽有所缩短,但因涉及多部门、多环节审批,仍耗时较长,而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工程治理项目不同于一般工程项且,工期极为紧张,故迫切需要进一步优化审批流程。特别是在当前的“放管服”改革环境下,要倡导和鼓励流程的优化。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因涉及的各个审批部门间存在利益问题,导致流程优化的跨部门合作困难重重。同时在优化工程项目审批流程的过程中,因减少程序无规可依,审计部门还会面临审计担责风险。只有进一步探索审批制度改革,优化审批程序,倡导并联审批、分类审批,提前预判,才能进一步提高地质灾害工程治理效率。

1.2工程治理经费募集困难

各地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受当地的地质条件、气候特征等影响,始终处于动态变化之中,常存在积压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尚未消除,新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又不断出现的情况;在财政资金有限的情况下,无法短时间内全部消除。各地对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无论是专业监测,还是避险搬迁或工程治理,都普遍采用财政资金投入的方式开展,而因财政资金有限,大大滞缓了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速度。在寻求社会资金的投入方面,各地普遍探索不够。

1.3地质灾害隐患点消除的内生动力不足

对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上级每年都有考核任务,还有汛期值班值守和日常巡查管理等工作要求。这些都是对地质灾害防治部门工作人员的外在要求,而防治部门或其工作人员本身的内生动力缺乏有效激励和严格的制度约束。由于工作创新不够,缺少对社会资金的吸引和民众参与机制,资金解决面窄,无法全面解决地质灾害隐患点消除的内生动力不足的问题。

2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效率和效能优化模式构建

在地方财政资金紧张的情况下,虽能完成上级下达的地质灾害隐患点消除率的部分考核任务,但离为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保驾护航的要求还相差甚远。对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即使暂时没有落实治理资金,也可以在资金未到位前,各县区拨出部分资金开展前期工作,如工程勘察、初步设计等的完成与审批;这些都是串联工作,需要按流程办理,如加上后续的招投标等工作,历时近半年。施工阶段还可能受到降雨等天气的影响,工期将会更长,这对确定进行工程治理的地质灾害隐患点而言极为不利。对治理资金未到位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即使一时解决了治理资金问题,也无法快速启动治理工作。到位的治理资金因需重重审核,最终确定的金额常与原申请金额存在一定差距;在资金额度不足的情况下,如何确保工程质量,也是一大难题。

2.1准备工作先行,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前期工作和后期工作分步实施

以工程治理项目招投标选取施工方为界限,将此之前的准备工作分离,按照不同地方对工程投资类财政资金额度规定的不同,启动相应的招投标程序。对于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项目,在开展招投标工作之前,需要进行工程勘察、工程项目设计、初步设计概算、概算审核、工程预算、预算审核等工作。一般做法是确定治理资金后,按照工程项目模式开展工程勘察、初步设计等工作,然后通过招投标选择施工方、监理方、检测方、监测方等,后期还有竣工验收、财政结算等工作。考虑到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的特殊性,可以统一将地质灾害隐患点纳入当地地质详查工作经费预算,明确采取工程治理的方式消除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区域由财政资金保障先期开展地质勘查、初步设计、设计概算、概算审核工作,并且提前通过中介超市选择工程预算方,进行前期的工作对接,一旦确定纳入财政资金且能够保证治理经费,即开展工程预算工作。如果财政资金或治理资金到位时间不超过3个月,直接开展工程预算,并进人工程预算审核阶段;同步选取招投标服务方,待工程预算审核完成,就可要求招投标服务方开展招投标工作。所有进行工程治理的地质灾害隐患点需要完成工程预算之前的准备工作,该部分费用约占工程费用的4%。确定进行工程治理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资金不论是否到位,都需要开展工程治理前期工作,前期工作费用须由各县区财政资金优先保证。

2.2构建第三方评价机制,建立专项服务事项直购单位库

直购模式是通过单位民主决策和中介超市直购程序,选取有合作基础、值得信赖的企事业单位。目前广东省惠州市印发了《关于优化惠州市中介超市直购模式的通知》,规定了没有达到招标额度的项目,可以采取直购模式,其中超过3万元的,还需要经过本单位的民主决策程序,在中介超市选取直购单位。这种方式有助于加快政府投资项目落地,提升财政资金使用效率。鉴于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的特殊性,涉及非招标的各事项工作,可以进一步优化直购模式,由服务需求单位提出事项需求。以往的项目开展过程中,程序走到哪、涉及到哪类服务事项才开始走直购程序,可优化调整为不管项目是否开展,提前在中介超市选取每类事项的直购服务单位库,与中介超市约定服务年限,如2年内有效。对列入库中的单位邀请第三方进行工作效率和质量评估,便于直接在单位内部直购的服务单位库中通过建设单位内部的随机方式选取或根据实际情况民主决策选取服务单位,还可在内部的随机选取或民主决策过程中,建设单位与服务提供单位提前对接前期准备工作,建设单位内部选取结果在单位门户网站公示,并报中介超市备案,这种方式既实现了社会监督,也有利于工作开展。

2.3引入社会资本,多方筹措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资金

一般而言,各地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费用主要来自财政资金,但是单纯依靠财政资金远远无法满足治理的需要。为了弥补财政投入与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需求间的落差,需要多方筹措资金,引入社会资本,构建社会资本投资收益模式。对于引入社会资金治理地质灾害隐患点,会涉及到如何分享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成果的问题,完全依赖公益捐赠无法解决内生动力问题。为此可以倡导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对周边群众利益无害),对地质灾害隐患点所涉土地区域探索使用权和所有权分离的权属机制。对地质灾害隐患点区域,在保证消除隐患的情况下可以进行一定的商业开发,投资方拥有优先使用权或收益分成。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后如具备广告位条件,由社会资金供给方拥有广告位使用权。

2.4压实治理责任,分步分摊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资金

按照《地质灾害防治条例》,地质灾害谁引发谁治理。对于因削坡建房等引起的地质灾害隐患点体量较大,通常情况下每个点的影响户数有限。一般做法是加强群测群防,对于个别影响户数较多的地质灾害隐患点,通常依托财政资金投入进行工程治理,并没有严格压实治理责任,致使削坡建房形成或诱发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存量没有消除,增量却在不断上涨。为此,对于历史遗留的削坡建房地质灾害隐患点,要提高公众认知力度,争取公众的理解,采取当地政府和影响区域居民共担的方式解决资金。对于影响户数较少的情况,如果具备使用财政资金进行工程治理的条件,可采取搬离或由政府预先垫资治理,所需费用由政府和引起方共担。对于新出现的削坡建房引起的地质灾害隐患点,严格落实谁引发谁治理的原则,由地质灾害防治管理部门函请相关部门督促责任方治理。

2.5加大技术创新,正确引导人为因素引发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

在多山地区,土地资源有限,很难找到空地建房,对于有“一户一宅”刚性需求的居民而言,在没有平整空地的情况下,削坡建房也是无奈之举。正因如此,相关部门的巡查监管职责落实阻力较大。当前各地相当一部分地质灾害隐患点是由于削坡建房引起的,在当前无法全面抑制削坡建房行为的情况下,需要转换方式,正确引导,且需要有所作为;可以根据农村削坡建房的特点,出台简易治理方式,形成地方地质灾害防治标准体系,保障群众日常居住安全。通过经济的简易治理方式可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地质灾害隐患点引发地质灾害的风险,保护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也能够减轻当地政府的工作压力和治理压力。

2.6注重事后监管,加强地质灾害隐患点消除后的管护

对于滑坡、崩塌等类型地质灾害隐患点,在经工程治理消除隐患后,还存在管护的问题,并且涉及可能出现的后期治理失效或管护不到位再生危险的问题。同时,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工程治理涉及全链条责任问题,要对各地质灾害防治主管部门和相关责任方提出相应要求。并且为确保管护的长久性,解决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维护问题,探索受益维修金制度,倡导评价终身负责制和社会时效双评价机制。一是构建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完成后的受益维修金制度,即对地质灾害隐患点影响区域百姓征收受益维修金,用于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及后期的维护。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完成后,首先需要明确具体管护对象,签订管护协议,并每年对周边受益群众征收受益维修金,作为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结束后管护方的维修金,专款专用,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挪用,使用情况及时公示。为确保受益维修金的及时到位,要出台相应具有法律依据或具有约束力的政府规范性文件。二是倡导评价终身负责制和社会时效双评价机制。为督促各地质灾害防治管理部门做好辖区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要创新督促监管机制,压实治理责任,明确治理要求,既要注重时效,也要注重实效;社会时效评价机制体现在对新增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完成的时效要求,即地质灾害隐患点要在其被确认的2年内消除,不需要纳入评价终身负责制范畴;如果超过2年未治理,无论地质灾害隐患点何时完成治理,均需满足评价终身负责制的要求,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并对治理方式的选择和财政资金的使用进行评价。如果地质灾害隐患点本可以简化治理措施,却要超规格治理,浪费财政资金,没有做到2年内完成治理的社会时效评价要求,就要实行评价终身负责制,启动追责机制。

2.7做好归纳总结,建立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案例库

通过工程治理的方式消除地质灾害隐患点,有力确保了所涉区域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各地同类型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具有较多共性,完成工程治理后,要及时归纳总结,为其他即将开展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和汛期巡查提供借鉴。对于已经完成工程治理的地质灾害隐患点,按照统一要求,制定通用模板,形成地质灾害隐患点工程治理案例库,以指导后续的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

2.8建立奖励措施,激发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工程质量和时效的双提升

《地质灾害防治条例》第九条规定,在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中作出突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由人民政府给予奖励。为此,可以建立奖励制度,对于提前完工或提高建设工程质量等级的,经认定后给予奖励。一种是狭义的奖励,对于提前完工的,体现了社会时效原则,可以在总工程费用中设置奖励金,达到要求即给予奖励;对于节约工程成本的,在保证工程质量的前提下,按照节约成本的一定比例进行奖励;对于经专家评审工程质量达到良好或优秀等级的,按照不同级别给予奖励。另一种是广义的奖励,即对地质灾害治理项目的所有环节,只要签订合同,在约定的合同工期内提前完成的,可以酌情予以奖励。同时也可以设立市级专项奖励基金,待工程竣工后,按服务提供方提出申请、建设方审核、财政部门审定的方式实施。

3结语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要求“把纪律挺在前面,着力解决人民群众反映最强烈、对党的执政基础威胁最大的突出问题。”地质灾害隐患点关乎所涉区域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就需要着力尽早消除这些隐患,让人民群众住得安心。经费不足、审批程序繁琐等问题,不能成为地质灾害隐患点不能尽快全部消除的理由。为此就需要开拓创新,多措并举,优化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效率和效能,节约土地资源,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摘自:《化工矿物与加工》2020年第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