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交流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交流
名称 澳大利亚关键矿产政策新动向
发布机构 科技外事处 索引号 2189234/2020-00284
主题分类 国际交流 文号
发布日期 2020-12-28 主题词

澳大利亚关键矿产政策新动向

发布日期:2020-12-28 17:33 信息来源:科技外事处 访问量:? 字体 :[ 大 ][ 中 ][ 小 ]

澳大利亚关键矿产政策新动向

当前,高科技和新兴行业发展所需关键矿产引起高度重视。近期澳大利亚频繁调整矿产资源政策,加快在矿产资源特别是关键矿产领域的布局,试图提升关键矿产供应的竞争力。本文对澳大利亚矿产资源政策新动向予以粗浅分析,希望有助于深化中国与澳大利亚矿产资源勘查开发领域合作的认识。

1澳大利亚矿产资源政策变化的背景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特别是澳大利亚传统大宗矿产品高度依赖中国市场。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导致铁矿石和煤炭等大宗矿产资源需求大幅增加,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的能源和大宗矿产品总额从1990年的2亿澳元上升至2018年的900亿澳元,比例从1%上升至40%左右。2018年澳大利亚对中国能源和资源的出口额占澳大利亚贸易出口总额的21%,占澳大利亚GDP的比重达6%

目前,在关键矿产市场上澳大利亚只在锂矿供应占有一席之地,而澳大利亚希望成为全球关键矿产的主要供应商。2019年澳大利亚公布的24种关键矿产清单,这些矿种澳大利亚具有中等到高度的资源潜力和生产能力,但目前只有8家关键矿种矿山正在生产,奥林匹克坝矿床虽在运营但不生产稀土,除锂、钛、锆以外,其他关键矿产的供应还未形成市场规模。也就是说,在全球关键矿产市场中,澳大利亚目前约占1.7%的份额。中国同其他关键矿产需求国一样,需要澳大利亚锂、钴、铬、锆等矿产资源的供应。

2澳大利亚主要从四个方面调整矿产资源政策

为了实现成为全球关键矿产主要供应商的目的,澳大利亚近期加大了矿产资源政策调整的力度。

一是专门制定改善澳大利亚关键矿产市场环境的政策。联邦政府发布的《澳大利亚关键矿产战略2019》,详细制定了涉及投资、创新和基础设施等三个方面内容的关键矿产政策。201993日,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工业、创新和科学部首席经济学家办公室(OCE)发布了《2019年澳大利亚特定关键矿产展望报告》,其中力推15个关键矿产项目,如果进入实质性开发将需投资约39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合作研究中心(CRC)项目基金第7轮资助2000万澳元项目优先考虑关键矿产,包括电动汽车、电池储能、太阳能、商业化高纯石墨等研发。负责国际投资事项的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专门编制了《澳大利亚关键矿产投资项目招商引资报告》和《澳大利亚关键矿产行业潜在投资者和承购商清单》。

二是主动与美国开展关键矿产领域的合作。在201712月特朗普关于关键矿产的总统行政令发布的第一时间里,澳大利亚立即向美国表达了支持和关注的意愿。20182月,澳大利亚总理和美国总统商议在稀土勘探、开采、加工、研究和开发方面作出共同努力。201812月,澳大利亚资源和北澳事务部部长与美国内政部部长签署了澳大利亚地球科学局和美国地质调查局共同致力于关键矿产研究工作的意向书。201964日,美国商务部发布《确保美国关键矿产安全和可靠供应的联邦战略》,声称要继续加大与盟国的合作,澳大利亚是其合作的重点对象。2019611日,美国国务院发布《能源资源治理倡议》。2019926日,美国国务卿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会见了加入该倡议的澳大利亚等9个国家外交部长。2019812日,澳大利亚国防部部长声称,澳大利亚将提高稀土和其他所有敏感技术金属的生产量。201993日,OCE在《2019年澳大利亚特定关键矿产展望报告》中专题讨论了铌、稀土元素、钴、锑、镁和钨六种关键矿产准备供应美国市场的项目。2019920日,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奠里森访美,宣称澳大利亚和美国将推出改善稀土安全生产和可靠供应的互惠互利行动计划。2019108日,西澳大学主办了确保印太关键材料技术安全区域的会议,美澳双方均派政府官员参会。

三是大力调整地球科学政策。政策调整的目的是建立一个新的预测性地球科学框架,着力解决重大的地学问题。2018年,澳大利亚科学院制定了新的学科规划,提出了《澳大利亚地球科学(2018-2027)十年规划》,将地球科学研究作为澳大利亚国民经济和民众生活高质量发展的驱动力。20199月,澳大利亚地球科学局发布其《2028年发展战略》,将地球科学发展作为应对澳大利亚最重要挑战的利器,更好地了解澳大利亚各类自然资源的位置和成因,振兴能源和矿产资源特别是关键矿产的勘探,确保澳大利亚地球科学研究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四是积极提供优质地球科学信息。为了形成新的更好的集成数据,澳大利亚以《揭开覆盖层计划》为主线,以投资1.005亿澳元的《为未来而勘探倡议(2016-2020)》和投资2.18亿澳元的《矿产勘查合作研究中心新一代钻井技术倡议》作为补充,其战略目标是查明拥有资源潜力的地区,降低勘探投资风险,提高勘探计划效率,特别是将关键矿产纳入相关勘探计划,以查明关键矿产拥有资源潜力的地区。

3澳大利亚矿产资源政策举措的未来走势

从目前的态势来看,澳大利亚构建关键矿产的全流程供应链还存在一定挑战。一是目前大部分地球科学计划都集中在确保更经济的能源和大宗矿产品等非关键矿产的勘查。澳大利亚对锂辉石等关键矿产矿床的潜力尚未进行地质调查,这些矿种近期迅速扩大产能的前景有限。二是澳大利亚稀土资源开发尚不经济。按照现有的采矿技术和当前的矿产品价格,奥林匹克坝矿床中主要是轻稀土元素,即镧和铈,其市场价格较低,稀土资源无法回收。三是澳大利亚关键矿产供应来源的信息存在若干不确定因素。报告数据缺乏可能被误解为资源缺乏,或无法满足当前和未来的需求。四是很难评估关键矿产在澳大利亚全国尺度上对采矿和冶炼经济性的影响。

从发展趋势上看,澳大利亚将会从三个方面人手,来优化矿产勘查开发的政策环境,改善关键矿产供应链,提升澳大利亚矿产资源的国际竞争力,巩固澳大利亚全球矿产资源重要供应国的地位。

一是增加对矿产资源部门包括下游加工能力的投资。负责国际投资事项的贸易委员会协助澳大利亚公司在海外进行投资者路演。探讨扩充澳大利亚地球科学局工作职能的可行性,以不断完善澳大利亚的关键矿产信息,使矿产资源数据更容易进入市场。

二是通过降低成本和提高竞争力激励创新。CRC提供补贴资金,以支持业界主导的合作研究伙伴关系,解决发现的新问题。针对关键矿产,CRC提供3000万澳元资金,用于提升关键矿产开采和生产能力,创造新的机会,提高经济附加值。资源开采合作研究中心(ORE)2016-2021年可获得3445万澳元资助,用于开发节能和资源扩建技术,使低品位矿石能够以经济并符合生态效益的方式开采。

三是现有和拟议关键矿产项目连接基础设施建设。目前澳大利亚赋存关键矿产的成矿系统和矿床类型已被广泛开发。澳大利亚联邦以及各州和北领地政府将继续投资升级现有基础设施,提高道路防洪能力,支持更多高效重型车辆的进入和使用,改善对核心基础设施和电力生产的准人,降低澳大利亚关键矿产运营商的成本。

4澳大利亚矿产资源政策新动向的主要影响

一是澳大利亚加速推进国内和盟友关键矿产合作的政策导向,将影响全球矿产资源特别是关键矿产的地缘政治格局。从全球新资源安全和地缘政治角度观察,关键矿产可能具有很强的变革性。将会因为关键矿产供应地位变化而出现新的地缘政治高地。

二是美澳双方将彼此定位为矿产资源合作关系中最重要的盟友和矿产资源战略伙伴,对我国大宗矿产和关键矿产来源均有一定的影响。一方面,中国是澳大利亚大宗矿产品最重要的买家,澳大利亚铁、煤炭、锂等矿产对中国资源需求的影响不容小觑另一方面,中国既是关键矿产供应国也是关键矿产需求国,澳大利亚24种关键矿产清单与中国24种战略性矿产清单重叠的有7种。澳大利亚24种关键矿产均在美国35种关键矿产清单中。目前,澳大利亚最重要的关键矿产基地奥林匹克坝矿床在运营但不生产稀土。本研究认为,短期看澳大利亚暂时还不能为美国有效提供稀土等关键矿产,但长期看则有很大的可能性。

5对策建议

一是继续深化与澳大利亚的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合作。中国需要成为澳大利亚关键矿产领域的合作者。当前我国与澳大利亚关键矿产勘查开发的合作已经取得了双赢和多赢的成果。必须坚持供需双方地位平等和互惠互利原则,促进中澳双边关键矿产贸易的发展。

二是及时分析研判澳大利亚矿产资源政策新动向。与澳大利亚相关机构开展合作,主要是与澳大利亚加强在地球科学和地质调查方面的全面合作、在矿产资源储量分类等技术标准方面的专项合作。积极参与和主办全球规模的关键矿产峰会,发出中国声音,共同推动全球关键矿产研究活动,进一步增强影响力。

三是加快对世界其他国家矿业合作的布局,拓宽我国矿产资源的境外来源。加强我国多元化矿产资源国际配置研究,储备政策工具,在深化中国与澳大利亚合作的同时,坚持互惠互利原则,广交全球矿业合作的朋友,与世界各国一起走矿产资源产业共同持续发展的道路。

摘自《国土资源情报》2020年第7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澳大利亚关键矿产政策新动向

科技外事处 2020-12-28

澳大利亚关键矿产政策新动向

当前,高科技和新兴行业发展所需关键矿产引起高度重视。近期澳大利亚频繁调整矿产资源政策,加快在矿产资源特别是关键矿产领域的布局,试图提升关键矿产供应的竞争力。本文对澳大利亚矿产资源政策新动向予以粗浅分析,希望有助于深化中国与澳大利亚矿产资源勘查开发领域合作的认识。

1澳大利亚矿产资源政策变化的背景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特别是澳大利亚传统大宗矿产品高度依赖中国市场。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导致铁矿石和煤炭等大宗矿产资源需求大幅增加,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的能源和大宗矿产品总额从1990年的2亿澳元上升至2018年的900亿澳元,比例从1%上升至40%左右。2018年澳大利亚对中国能源和资源的出口额占澳大利亚贸易出口总额的21%,占澳大利亚GDP的比重达6%

目前,在关键矿产市场上澳大利亚只在锂矿供应占有一席之地,而澳大利亚希望成为全球关键矿产的主要供应商。2019年澳大利亚公布的24种关键矿产清单,这些矿种澳大利亚具有中等到高度的资源潜力和生产能力,但目前只有8家关键矿种矿山正在生产,奥林匹克坝矿床虽在运营但不生产稀土,除锂、钛、锆以外,其他关键矿产的供应还未形成市场规模。也就是说,在全球关键矿产市场中,澳大利亚目前约占1.7%的份额。中国同其他关键矿产需求国一样,需要澳大利亚锂、钴、铬、锆等矿产资源的供应。

2澳大利亚主要从四个方面调整矿产资源政策

为了实现成为全球关键矿产主要供应商的目的,澳大利亚近期加大了矿产资源政策调整的力度。

一是专门制定改善澳大利亚关键矿产市场环境的政策。联邦政府发布的《澳大利亚关键矿产战略2019》,详细制定了涉及投资、创新和基础设施等三个方面内容的关键矿产政策。201993日,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工业、创新和科学部首席经济学家办公室(OCE)发布了《2019年澳大利亚特定关键矿产展望报告》,其中力推15个关键矿产项目,如果进入实质性开发将需投资约39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合作研究中心(CRC)项目基金第7轮资助2000万澳元项目优先考虑关键矿产,包括电动汽车、电池储能、太阳能、商业化高纯石墨等研发。负责国际投资事项的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专门编制了《澳大利亚关键矿产投资项目招商引资报告》和《澳大利亚关键矿产行业潜在投资者和承购商清单》。

二是主动与美国开展关键矿产领域的合作。在201712月特朗普关于关键矿产的总统行政令发布的第一时间里,澳大利亚立即向美国表达了支持和关注的意愿。20182月,澳大利亚总理和美国总统商议在稀土勘探、开采、加工、研究和开发方面作出共同努力。201812月,澳大利亚资源和北澳事务部部长与美国内政部部长签署了澳大利亚地球科学局和美国地质调查局共同致力于关键矿产研究工作的意向书。201964日,美国商务部发布《确保美国关键矿产安全和可靠供应的联邦战略》,声称要继续加大与盟国的合作,澳大利亚是其合作的重点对象。2019611日,美国国务院发布《能源资源治理倡议》。2019926日,美国国务卿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会见了加入该倡议的澳大利亚等9个国家外交部长。2019812日,澳大利亚国防部部长声称,澳大利亚将提高稀土和其他所有敏感技术金属的生产量。201993日,OCE在《2019年澳大利亚特定关键矿产展望报告》中专题讨论了铌、稀土元素、钴、锑、镁和钨六种关键矿产准备供应美国市场的项目。2019920日,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奠里森访美,宣称澳大利亚和美国将推出改善稀土安全生产和可靠供应的互惠互利行动计划。2019108日,西澳大学主办了确保印太关键材料技术安全区域的会议,美澳双方均派政府官员参会。

三是大力调整地球科学政策。政策调整的目的是建立一个新的预测性地球科学框架,着力解决重大的地学问题。2018年,澳大利亚科学院制定了新的学科规划,提出了《澳大利亚地球科学(2018-2027)十年规划》,将地球科学研究作为澳大利亚国民经济和民众生活高质量发展的驱动力。20199月,澳大利亚地球科学局发布其《2028年发展战略》,将地球科学发展作为应对澳大利亚最重要挑战的利器,更好地了解澳大利亚各类自然资源的位置和成因,振兴能源和矿产资源特别是关键矿产的勘探,确保澳大利亚地球科学研究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四是积极提供优质地球科学信息。为了形成新的更好的集成数据,澳大利亚以《揭开覆盖层计划》为主线,以投资1.005亿澳元的《为未来而勘探倡议(2016-2020)》和投资2.18亿澳元的《矿产勘查合作研究中心新一代钻井技术倡议》作为补充,其战略目标是查明拥有资源潜力的地区,降低勘探投资风险,提高勘探计划效率,特别是将关键矿产纳入相关勘探计划,以查明关键矿产拥有资源潜力的地区。

3澳大利亚矿产资源政策举措的未来走势

从目前的态势来看,澳大利亚构建关键矿产的全流程供应链还存在一定挑战。一是目前大部分地球科学计划都集中在确保更经济的能源和大宗矿产品等非关键矿产的勘查。澳大利亚对锂辉石等关键矿产矿床的潜力尚未进行地质调查,这些矿种近期迅速扩大产能的前景有限。二是澳大利亚稀土资源开发尚不经济。按照现有的采矿技术和当前的矿产品价格,奥林匹克坝矿床中主要是轻稀土元素,即镧和铈,其市场价格较低,稀土资源无法回收。三是澳大利亚关键矿产供应来源的信息存在若干不确定因素。报告数据缺乏可能被误解为资源缺乏,或无法满足当前和未来的需求。四是很难评估关键矿产在澳大利亚全国尺度上对采矿和冶炼经济性的影响。

从发展趋势上看,澳大利亚将会从三个方面人手,来优化矿产勘查开发的政策环境,改善关键矿产供应链,提升澳大利亚矿产资源的国际竞争力,巩固澳大利亚全球矿产资源重要供应国的地位。

一是增加对矿产资源部门包括下游加工能力的投资。负责国际投资事项的贸易委员会协助澳大利亚公司在海外进行投资者路演。探讨扩充澳大利亚地球科学局工作职能的可行性,以不断完善澳大利亚的关键矿产信息,使矿产资源数据更容易进入市场。

二是通过降低成本和提高竞争力激励创新。CRC提供补贴资金,以支持业界主导的合作研究伙伴关系,解决发现的新问题。针对关键矿产,CRC提供3000万澳元资金,用于提升关键矿产开采和生产能力,创造新的机会,提高经济附加值。资源开采合作研究中心(ORE)2016-2021年可获得3445万澳元资助,用于开发节能和资源扩建技术,使低品位矿石能够以经济并符合生态效益的方式开采。

三是现有和拟议关键矿产项目连接基础设施建设。目前澳大利亚赋存关键矿产的成矿系统和矿床类型已被广泛开发。澳大利亚联邦以及各州和北领地政府将继续投资升级现有基础设施,提高道路防洪能力,支持更多高效重型车辆的进入和使用,改善对核心基础设施和电力生产的准人,降低澳大利亚关键矿产运营商的成本。

4澳大利亚矿产资源政策新动向的主要影响

一是澳大利亚加速推进国内和盟友关键矿产合作的政策导向,将影响全球矿产资源特别是关键矿产的地缘政治格局。从全球新资源安全和地缘政治角度观察,关键矿产可能具有很强的变革性。将会因为关键矿产供应地位变化而出现新的地缘政治高地。

二是美澳双方将彼此定位为矿产资源合作关系中最重要的盟友和矿产资源战略伙伴,对我国大宗矿产和关键矿产来源均有一定的影响。一方面,中国是澳大利亚大宗矿产品最重要的买家,澳大利亚铁、煤炭、锂等矿产对中国资源需求的影响不容小觑另一方面,中国既是关键矿产供应国也是关键矿产需求国,澳大利亚24种关键矿产清单与中国24种战略性矿产清单重叠的有7种。澳大利亚24种关键矿产均在美国35种关键矿产清单中。目前,澳大利亚最重要的关键矿产基地奥林匹克坝矿床在运营但不生产稀土。本研究认为,短期看澳大利亚暂时还不能为美国有效提供稀土等关键矿产,但长期看则有很大的可能性。

5对策建议

一是继续深化与澳大利亚的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合作。中国需要成为澳大利亚关键矿产领域的合作者。当前我国与澳大利亚关键矿产勘查开发的合作已经取得了双赢和多赢的成果。必须坚持供需双方地位平等和互惠互利原则,促进中澳双边关键矿产贸易的发展。

二是及时分析研判澳大利亚矿产资源政策新动向。与澳大利亚相关机构开展合作,主要是与澳大利亚加强在地球科学和地质调查方面的全面合作、在矿产资源储量分类等技术标准方面的专项合作。积极参与和主办全球规模的关键矿产峰会,发出中国声音,共同推动全球关键矿产研究活动,进一步增强影响力。

三是加快对世界其他国家矿业合作的布局,拓宽我国矿产资源的境外来源。加强我国多元化矿产资源国际配置研究,储备政策工具,在深化中国与澳大利亚合作的同时,坚持互惠互利原则,广交全球矿业合作的朋友,与世界各国一起走矿产资源产业共同持续发展的道路。

摘自《国土资源情报》2020年第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