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交流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交流
名称 韩国国土规划发展经验与新动向及启示
发布机构 科技外事处 索引号 2189234/2020-00251
主题分类 国际交流 文号
发布日期 2020-12-25 主题词

韩国国土规划发展经验与新动向及启示

发布日期:2020-12-25 17:17 信息来源:科技外事处 访问量:? 字体 :[ 大 ][ 中 ][ 小 ]

韩国国土规划发展经验与新动向及启示

国土空间规划是为了解决国土问题并创造国土条件而编制的空间计划。德国、英国、荷兰、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在国土空间规划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同属东亚文明的韩国,国土资源非常有限,自然灾害频发,早在20世纪中期便开始进行国土规划,并将其作为中央政府调节和干预国土开发和空间秩序管制的政策工具,指导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目前,韩国第五次国土综合规划(2021-2040)正在进行。在近50年的国土规划进程中,韩国国土规划体系逐渐完善,探索并形成了一条以国土规划推动国土开发和经济发展的道路。具有“政府主导型市场经济”特点的韩国,在经济发展、政治制度、文化基因等方面与我国有相似之处,人地矛盾同样突出。基于这种认识,本文将归纳总结韩国国土规划特点及有关经验,希望其在地区差距和均衡开发问题上,以及在落后地区问题上的一系列争议及相关政策经验,可以对我国区域协调发展、国土空间规划编制与实施提供参考与启示。

1韩国国土规划的发展经验

1.1韩国国土规划概况

韩国国土开发计划始于20世纪60年代,这个时期开始的经济开发五年计划提出了国土开发的政策方向,其主要目标是促进经济增长。1972年,韩国开始编制“国土综合开发规划”,至今已颁布第四次国土综合规划(2000-2020)。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中,韩国国土规划成效显著,规划体系逐步完善,以政府主导自上而下包括国土综合规划、道综合规划、市与郡综合规划,即与行政体系相对应的三级规划体系,此外,国土规划体系还涵盖部门规划和区域规划。其中,国土综合规划是韩国最高层次的规划,且以此为基础制定道综合规划以及区域规划、部门规划,首都圈整备规划、广域开发规划都属于区域规划。市与郡综合规划是以特别市、广域市、地方城市、郡管辖区域为规划范畴,是最低层次的国土规划。

韩国国土规划一直强调“立法先行”,构建了覆盖各级空间规划的法律体系,确保了规划的法律地位与延续性。韩国1963年颁布《国土建设综合计划法》,成为设立国土开发规划制度的基础。同时,《大韩民国宪法》第120条规定“国土和资源应受国家保护,国家为均衡开发和利用而制定规划”;韩国《国土基本法》第六条规定“国土规划是对于国土的利用、开发和保护,为了应对未来经济社会的变动,也为了确定国土发展的方向而制定的计划”。另外,韩国设立专门研究机构(国土研究院)研究和编制国土规划并评价国土规划的执行。为了保障国土规划的执行,韩国政府设立专门的大型公营性企业,负责国土资源开发以及全国性的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如韩国土地公司、大韩住宅公司、首都圈新空港建设公司、韩国道路公司等。

1.2韩国历次国土规划变迁

1972年开始,韩国国土开发经历了四个阶段,其中前三次为计划型国土规划阶段(规划名称为“国土综合开发规划”,其中第三次国土综合开发计划于1999年提前结束),第四阶段国土规划趋于成熟(规划名称为“国土综合规划”)。

20世纪70年代韩国处于复兴期,随着产业结构变化、提高效率导致社会不平衡等问题受到关注,第一次国土综合规划便提出了“均衡发展”的概念,强调城乡有机均衡发展。但由于采取以经济效率为主,集中有限资源重点建设一些大城市或特定工业地区的据点式开发方式,韩国国土两极化问题突出。此外,随着工业化进程的加快、城市人口的激增,城市基础设施不足以及环境等问题越来越突出。第二次国土综合开发规划的目标为“全范围地扩大国土开发的可能性,诱导人口向地方流入”,强调首尔与地方的均衡发展,但投资仍集中在连接汉城釜山的极轴上,首都圈的集中和地方间的差距持续拉大。这一时期,韩国在汉城相继举行亚运会和夏季奥运会,国土开发投资的变化进一步加重了区域不平衡问题,韩国于1987年修改了第二次国土综合开发规划。据点式开发和生活圈构想未能有效解决实际问题,为继续促进首都圈与非首都圈的均衡发展,第三次国土综合开发规划的核心是构建地方分散型国土框架,改变原来的抑制首都圈的消极均衡,积极开发地方。第四次国土综合规划针对1997年金融危机的经验教训及国内存在的问题,兼顾开发与环境的协调,构建开放型统筹国土。对外是面向欧亚大陆和环太平洋构筑开放型国土发展轴,对内是促进区域之间共同发展的多核联系型国土结构。随后,由于中央政府机构及公共机构向地方搬迁分散、朝韩紧张关系缓和等国内外环境的变化,韩国于2006年修改第四次规划。

2韩国国土规划新动向

20197月,2021年至2040年的第五次韩国国土综合规划首尔市的听证会在首尔市厅举办。听证会大纲中包括当前社会现况及环境变化的分析,其中高龄人口以及1—2人家庭增加、经济增长的钝化和两极化、大城市层面的世界竞争激烈化、气候变化导致的自然灾害增加、南北交流促进、均衡发展和城市再生需要、智能化城市等问题成为焦点。韩国国土交通部和国土研究院表示,韩国的第五次国土综合规划(2021-2040)将摆脱过去以开发和发展为主的模式,向确保安全和推动以解决地方中小城市衰退问题为目的的大城市“瘦身”等方向转变。应对城市萎缩问题是韩国第五次国土规划关注的焦点,以首尔圈为例,除仁川外其余7个城市都存在人口减少的现象。因此,人口减少时代的第一个国土规划正通过剧本式规划、国土空间结构模拟分析等方式进行展望,以期提出实践层面的核心指标,挖掘出适应人口减少、低增长的政策案例和手段。韩国重视采取国民参与、自下而上的方式编制规划,通过组织运营国民参加团、多层次专家参与研究团以及儿童、青年等未来世代一起参加国土规划编制,保证市民参与的正当性。此外,巩固最上层次国家空间规划的定位也是韩国新一轮国土规划的意义所在,期望采取有关政策手段及制度,来增进国土综合规划的实效性,考虑构筑和运营国土综合规划监控系统,改编国土规划评估制度,设计与检验实践规划的履行、基础设施投资方向、筹资等有关的制度。

韩国第五次国土综合规划编制的方向主要是扩大国土、健康国土、快乐国土。扩大国土,与大陆连接、与虚拟国土连接,形成统筹国土海洋山地的国土网络。健康国土是指确保社会、经济、环境的健康性,重视可持续国土和国民的生命、安全、生活。快乐和幸福国土,实现国土价值最大化,享受生活质量、休闲、快乐的国土。第五次国土综合规划预计2020年年底前完成。

3韩国国土规划对我国国土空间规划的启示

通过总结韩国历次国土规划的内容特征、变迁及新动向,可以看出,现代意义上的国土空间规划已不仅是考虑国土问题的解决,更重视创造国土条件以及提高国家竞争力。韩国国土规划的发展特征及对我国国土空间规划的启示概括如下。

3.1强化均衡国土战略,重视落后地区开发

梳理韩国历次国土规划,可以看出韩国政府一直致力于解决地区差异,强化均衡国土战略。从2002“新行政首都”到推进新的“行政中心都市”设立世宗特别自治市,韩国在首都功能疏解上不断探索,形成了以中心地区(行政中心复合都市地区)、辅助地区(指定周边地区)、都市圈(广域区域规划圈)三个空间层次由内而外带动的发展战略。韩国通过首都功能疏解战略,重新配置国家经济格局,也起到发展周边地区的作用。此外,针对相对于首都圈的落后地区,韩国的开发方式称为广义落后地区开发政策,包括以促进经济增长为目标的特定地区开发制度,以均衡发展为目标的行政性落后地区开发事业(光州圈和全州圈开发事业、西海岸开发事业等),以及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强化国家竞争力为目标实行的广域圈开发战略等。第四次国土综合规划开始的广域圈开发战略,其重点之一是强化国际性生产物流基地建设,并扩充国际机场、港口及高速信息网等现代化国际交流设施,促进广域圈外向型职能的完善,以达到均衡发展的目的。在针对局域空间的狭义落后地区的开发过程中,韩国政府采取了新村运动、“开发促进地区制”等多种形式的开发事业。参考韩国在分散首尔圈职能促进区域均衡发展方面,以及落后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发展和环境保护方面丰富经验的同时,也应该关注韩国落后地区开发政策的教训与弊端。如早期特定地区开发事业由于大部分集中于基础设施建设上,而在改善地区居民经济和社会福利方面缺乏直接贡献;在资源有限条件下仍过分追求效率而开发过多据点城市,则政策将不能发挥应有作用。

北京同样面临资源过于集中的考验,交通、环境、人口等问题突出,十九大报告提出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牛鼻子”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强调探索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再如广东省是我国典型的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地区,珠三角地区与粤东西北地区间的经济总量差距悬殊,尽管省政府不断发力、政策扶持力度不断加大,但绝对差距仍然维持高位,区域经济不协调已成为广东省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阻碍。有学者指出,城市化的未来发展路径是产业和资本跟着人才走,人才跟着公共服务走,机场、高铁等交通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协同成为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因此借鉴韩国经验,区域均衡发展需要加快构建适应国土开发的、高效协同的交通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设施,国土空间规划要做好支撑交通布局的战略空间预留。

3.2重视全球化对国土空间规划的影响

韩国四次国土规划,尤其是第四次国土综合规划非常重视跨国土空间边界的全球化合作,强调开放型国土条件的建立,以开放国土为目标,提出在全球化背景下,扩大国土“软空间”的构想。韩国第四次国土规划2006年修改后,空间战略为倒丌型国土均衡开发框架,即东、西、南3个海岸国土轴和7+l特化广域圈,体现了韩国致力于构筑东北亚交流中心的国土格局,加强区域合作,以提升国家竞争力。2011年修订规划之后,韩国国土发展政策视野向北延伸,东海岸能源旅游带、西海岸产业带、南海岸太阳带、朝韩边境交流带的国土结构逐渐形成。韩国开放型的国土规划,一方面有助于优化国土资源配置效率和提高国土资源利用率,另一方面通过将经济融入全球化过程中扩大国家的软边界,提升韩国在全球的竞争力。

在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当下,如何提高大城市竞争力、抢占全球经济竞争制高点是我国城市面临的挑战。近年来,长三角区域一体化深入发展并上升为国家战略,京津冀一体化进入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持续推进,“飞地经济”高质量发展掀起新高潮。因此,在“流动中国”成为必然的当下,借鉴韩国经验,各省(区、市)制定国土空间规划时必须考虑周边省(区、市)产业和资本转移与跨境流动等对当地国土空间格局、产业经济布局的影响。在国土空间规划过程中,做好“飞地经济”的系统化顶层设计,助力城市互利共赢、推进区域深度融合。

3.3关注城市更新

随着韩国大城市内部基础设施及建筑老化、环境污染、交通压力等问题不断涌现,韩国提出城市再生相关事业,2013年韩国制定《城市再生活性化及支援相关特别法》,在制度层面确立了城市再生的概念。韩国以居民为主角、政府为帮手的“居民参与型城市再生”模式推进城市再生,在解决大城市快速发展过程中居民生活质量下降、社区认同感降低等问题上效果显著,长寿村是很好的实践。另外,韩国首尔清溪川复兴改造的案例,以水环境改善带动城市中心区活力再生,是工业化中后期城市处理人水关系的重要典范。

我国内地城市更新概念最早提出并实践于深圳,随着城镇化进程的不断深入,针对人口扩张、产业格局变动、城市规模膨胀以及区域建筑群设计年限逼近等诸多问题,进行城市更新、生态修复,减少增量、盘活存量,是未来城市发展的重要内容和必要手段。针对我国大量的历史文化保护区,未来发展如何确立其整体性,实现可持续再生也是很多城市需考虑的问题。我国一线城市在“城市更新”领域的拓展已进入加速阶段,广州、深圳、北京、上海等城市相继出台与修订城市更新相关法规。我国城市更新、实现可持续发展可以参考借鉴韩国城市再生的指引策略、组织模式、技术方法等经验。

摘自:《中国国土资源经济》2020年第7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韩国国土规划发展经验与新动向及启示

科技外事处 2020-12-25

韩国国土规划发展经验与新动向及启示

国土空间规划是为了解决国土问题并创造国土条件而编制的空间计划。德国、英国、荷兰、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在国土空间规划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同属东亚文明的韩国,国土资源非常有限,自然灾害频发,早在20世纪中期便开始进行国土规划,并将其作为中央政府调节和干预国土开发和空间秩序管制的政策工具,指导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目前,韩国第五次国土综合规划(2021-2040)正在进行。在近50年的国土规划进程中,韩国国土规划体系逐渐完善,探索并形成了一条以国土规划推动国土开发和经济发展的道路。具有“政府主导型市场经济”特点的韩国,在经济发展、政治制度、文化基因等方面与我国有相似之处,人地矛盾同样突出。基于这种认识,本文将归纳总结韩国国土规划特点及有关经验,希望其在地区差距和均衡开发问题上,以及在落后地区问题上的一系列争议及相关政策经验,可以对我国区域协调发展、国土空间规划编制与实施提供参考与启示。

1韩国国土规划的发展经验

1.1韩国国土规划概况

韩国国土开发计划始于20世纪60年代,这个时期开始的经济开发五年计划提出了国土开发的政策方向,其主要目标是促进经济增长。1972年,韩国开始编制“国土综合开发规划”,至今已颁布第四次国土综合规划(2000-2020)。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中,韩国国土规划成效显著,规划体系逐步完善,以政府主导自上而下包括国土综合规划、道综合规划、市与郡综合规划,即与行政体系相对应的三级规划体系,此外,国土规划体系还涵盖部门规划和区域规划。其中,国土综合规划是韩国最高层次的规划,且以此为基础制定道综合规划以及区域规划、部门规划,首都圈整备规划、广域开发规划都属于区域规划。市与郡综合规划是以特别市、广域市、地方城市、郡管辖区域为规划范畴,是最低层次的国土规划。

韩国国土规划一直强调“立法先行”,构建了覆盖各级空间规划的法律体系,确保了规划的法律地位与延续性。韩国1963年颁布《国土建设综合计划法》,成为设立国土开发规划制度的基础。同时,《大韩民国宪法》第120条规定“国土和资源应受国家保护,国家为均衡开发和利用而制定规划”;韩国《国土基本法》第六条规定“国土规划是对于国土的利用、开发和保护,为了应对未来经济社会的变动,也为了确定国土发展的方向而制定的计划”。另外,韩国设立专门研究机构(国土研究院)研究和编制国土规划并评价国土规划的执行。为了保障国土规划的执行,韩国政府设立专门的大型公营性企业,负责国土资源开发以及全国性的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如韩国土地公司、大韩住宅公司、首都圈新空港建设公司、韩国道路公司等。

1.2韩国历次国土规划变迁

1972年开始,韩国国土开发经历了四个阶段,其中前三次为计划型国土规划阶段(规划名称为“国土综合开发规划”,其中第三次国土综合开发计划于1999年提前结束),第四阶段国土规划趋于成熟(规划名称为“国土综合规划”)。

20世纪70年代韩国处于复兴期,随着产业结构变化、提高效率导致社会不平衡等问题受到关注,第一次国土综合规划便提出了“均衡发展”的概念,强调城乡有机均衡发展。但由于采取以经济效率为主,集中有限资源重点建设一些大城市或特定工业地区的据点式开发方式,韩国国土两极化问题突出。此外,随着工业化进程的加快、城市人口的激增,城市基础设施不足以及环境等问题越来越突出。第二次国土综合开发规划的目标为“全范围地扩大国土开发的可能性,诱导人口向地方流入”,强调首尔与地方的均衡发展,但投资仍集中在连接汉城釜山的极轴上,首都圈的集中和地方间的差距持续拉大。这一时期,韩国在汉城相继举行亚运会和夏季奥运会,国土开发投资的变化进一步加重了区域不平衡问题,韩国于1987年修改了第二次国土综合开发规划。据点式开发和生活圈构想未能有效解决实际问题,为继续促进首都圈与非首都圈的均衡发展,第三次国土综合开发规划的核心是构建地方分散型国土框架,改变原来的抑制首都圈的消极均衡,积极开发地方。第四次国土综合规划针对1997年金融危机的经验教训及国内存在的问题,兼顾开发与环境的协调,构建开放型统筹国土。对外是面向欧亚大陆和环太平洋构筑开放型国土发展轴,对内是促进区域之间共同发展的多核联系型国土结构。随后,由于中央政府机构及公共机构向地方搬迁分散、朝韩紧张关系缓和等国内外环境的变化,韩国于2006年修改第四次规划。

2韩国国土规划新动向

20197月,2021年至2040年的第五次韩国国土综合规划首尔市的听证会在首尔市厅举办。听证会大纲中包括当前社会现况及环境变化的分析,其中高龄人口以及1—2人家庭增加、经济增长的钝化和两极化、大城市层面的世界竞争激烈化、气候变化导致的自然灾害增加、南北交流促进、均衡发展和城市再生需要、智能化城市等问题成为焦点。韩国国土交通部和国土研究院表示,韩国的第五次国土综合规划(2021-2040)将摆脱过去以开发和发展为主的模式,向确保安全和推动以解决地方中小城市衰退问题为目的的大城市“瘦身”等方向转变。应对城市萎缩问题是韩国第五次国土规划关注的焦点,以首尔圈为例,除仁川外其余7个城市都存在人口减少的现象。因此,人口减少时代的第一个国土规划正通过剧本式规划、国土空间结构模拟分析等方式进行展望,以期提出实践层面的核心指标,挖掘出适应人口减少、低增长的政策案例和手段。韩国重视采取国民参与、自下而上的方式编制规划,通过组织运营国民参加团、多层次专家参与研究团以及儿童、青年等未来世代一起参加国土规划编制,保证市民参与的正当性。此外,巩固最上层次国家空间规划的定位也是韩国新一轮国土规划的意义所在,期望采取有关政策手段及制度,来增进国土综合规划的实效性,考虑构筑和运营国土综合规划监控系统,改编国土规划评估制度,设计与检验实践规划的履行、基础设施投资方向、筹资等有关的制度。

韩国第五次国土综合规划编制的方向主要是扩大国土、健康国土、快乐国土。扩大国土,与大陆连接、与虚拟国土连接,形成统筹国土海洋山地的国土网络。健康国土是指确保社会、经济、环境的健康性,重视可持续国土和国民的生命、安全、生活。快乐和幸福国土,实现国土价值最大化,享受生活质量、休闲、快乐的国土。第五次国土综合规划预计2020年年底前完成。

3韩国国土规划对我国国土空间规划的启示

通过总结韩国历次国土规划的内容特征、变迁及新动向,可以看出,现代意义上的国土空间规划已不仅是考虑国土问题的解决,更重视创造国土条件以及提高国家竞争力。韩国国土规划的发展特征及对我国国土空间规划的启示概括如下。

3.1强化均衡国土战略,重视落后地区开发

梳理韩国历次国土规划,可以看出韩国政府一直致力于解决地区差异,强化均衡国土战略。从2002“新行政首都”到推进新的“行政中心都市”设立世宗特别自治市,韩国在首都功能疏解上不断探索,形成了以中心地区(行政中心复合都市地区)、辅助地区(指定周边地区)、都市圈(广域区域规划圈)三个空间层次由内而外带动的发展战略。韩国通过首都功能疏解战略,重新配置国家经济格局,也起到发展周边地区的作用。此外,针对相对于首都圈的落后地区,韩国的开发方式称为广义落后地区开发政策,包括以促进经济增长为目标的特定地区开发制度,以均衡发展为目标的行政性落后地区开发事业(光州圈和全州圈开发事业、西海岸开发事业等),以及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强化国家竞争力为目标实行的广域圈开发战略等。第四次国土综合规划开始的广域圈开发战略,其重点之一是强化国际性生产物流基地建设,并扩充国际机场、港口及高速信息网等现代化国际交流设施,促进广域圈外向型职能的完善,以达到均衡发展的目的。在针对局域空间的狭义落后地区的开发过程中,韩国政府采取了新村运动、“开发促进地区制”等多种形式的开发事业。参考韩国在分散首尔圈职能促进区域均衡发展方面,以及落后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发展和环境保护方面丰富经验的同时,也应该关注韩国落后地区开发政策的教训与弊端。如早期特定地区开发事业由于大部分集中于基础设施建设上,而在改善地区居民经济和社会福利方面缺乏直接贡献;在资源有限条件下仍过分追求效率而开发过多据点城市,则政策将不能发挥应有作用。

北京同样面临资源过于集中的考验,交通、环境、人口等问题突出,十九大报告提出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牛鼻子”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强调探索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再如广东省是我国典型的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地区,珠三角地区与粤东西北地区间的经济总量差距悬殊,尽管省政府不断发力、政策扶持力度不断加大,但绝对差距仍然维持高位,区域经济不协调已成为广东省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阻碍。有学者指出,城市化的未来发展路径是产业和资本跟着人才走,人才跟着公共服务走,机场、高铁等交通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协同成为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因此借鉴韩国经验,区域均衡发展需要加快构建适应国土开发的、高效协同的交通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设施,国土空间规划要做好支撑交通布局的战略空间预留。

3.2重视全球化对国土空间规划的影响

韩国四次国土规划,尤其是第四次国土综合规划非常重视跨国土空间边界的全球化合作,强调开放型国土条件的建立,以开放国土为目标,提出在全球化背景下,扩大国土“软空间”的构想。韩国第四次国土规划2006年修改后,空间战略为倒丌型国土均衡开发框架,即东、西、南3个海岸国土轴和7+l特化广域圈,体现了韩国致力于构筑东北亚交流中心的国土格局,加强区域合作,以提升国家竞争力。2011年修订规划之后,韩国国土发展政策视野向北延伸,东海岸能源旅游带、西海岸产业带、南海岸太阳带、朝韩边境交流带的国土结构逐渐形成。韩国开放型的国土规划,一方面有助于优化国土资源配置效率和提高国土资源利用率,另一方面通过将经济融入全球化过程中扩大国家的软边界,提升韩国在全球的竞争力。

在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当下,如何提高大城市竞争力、抢占全球经济竞争制高点是我国城市面临的挑战。近年来,长三角区域一体化深入发展并上升为国家战略,京津冀一体化进入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持续推进,“飞地经济”高质量发展掀起新高潮。因此,在“流动中国”成为必然的当下,借鉴韩国经验,各省(区、市)制定国土空间规划时必须考虑周边省(区、市)产业和资本转移与跨境流动等对当地国土空间格局、产业经济布局的影响。在国土空间规划过程中,做好“飞地经济”的系统化顶层设计,助力城市互利共赢、推进区域深度融合。

3.3关注城市更新

随着韩国大城市内部基础设施及建筑老化、环境污染、交通压力等问题不断涌现,韩国提出城市再生相关事业,2013年韩国制定《城市再生活性化及支援相关特别法》,在制度层面确立了城市再生的概念。韩国以居民为主角、政府为帮手的“居民参与型城市再生”模式推进城市再生,在解决大城市快速发展过程中居民生活质量下降、社区认同感降低等问题上效果显著,长寿村是很好的实践。另外,韩国首尔清溪川复兴改造的案例,以水环境改善带动城市中心区活力再生,是工业化中后期城市处理人水关系的重要典范。

我国内地城市更新概念最早提出并实践于深圳,随着城镇化进程的不断深入,针对人口扩张、产业格局变动、城市规模膨胀以及区域建筑群设计年限逼近等诸多问题,进行城市更新、生态修复,减少增量、盘活存量,是未来城市发展的重要内容和必要手段。针对我国大量的历史文化保护区,未来发展如何确立其整体性,实现可持续再生也是很多城市需考虑的问题。我国一线城市在“城市更新”领域的拓展已进入加速阶段,广州、深圳、北京、上海等城市相继出台与修订城市更新相关法规。我国城市更新、实现可持续发展可以参考借鉴韩国城市再生的指引策略、组织模式、技术方法等经验。

摘自:《中国国土资源经济》2020年第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