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交流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交流
名称 挪威海洋战略举措的启示与借鉴
发布机构 科技外事处 索引号 2189234/2020-00237
主题分类 国际交流 文号
发布日期 2020-12-23 主题词

挪威海洋战略举措的启示与借鉴

发布日期:2020-12-23 09:56 信息来源:科技外事处 访问量:? 字体 :[ 大 ][ 中 ][ 小 ]

挪威海洋战略举措的启示与借鉴

海洋占地球表面的70%,产生50%的氧气,吸收25%的二氧化碳,每年产生约2.5万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预计到2030年将翻一番。海洋也是地球上最大的生物圈,约50%-80%的生物生活在海洋中。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确定了17个目标,其中目标14“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和海洋资源以促进可持续发展”。

挪威拥有丰富的海洋资源,海洋是挪威未来关注的最重要领域之一,海洋产业是挪威创造价值和就业的重要来源。挪威政府通过绿色航运计划、高等教育计划等,促进知识和技术的发展,不断增强海洋产业的国际竞争力。挪威先后制定了《环境可持续的水产养殖战略》《海洋战略》《海洋生物勘探战略》等,修订了《海洋资源法》等法规,确保海洋产业为可持续的创造价值和就业做出贡献。挪威在海洋资源保护和利用方面的经验,对促进我国海洋资源管理具有一定的借鉴价值。

1挪威海洋行业的重要作用

挪威海洋面积超过陆地面积的6倍,海岸线长21192公里(包括峡湾)。挪威是世界主要航运大国之一,是世界第二大鱼类和海产品出口国。石油、海产品和航运是挪威的三大支柱产业,每年解决20.6万人就业,创造约6800亿挪威克朗的价值,约占挪威出口总值的70%。从航运和造船业到海产品、石油和天然气,海洋产业对挪威经济和社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1.1挪威油气资源对欧洲的能源安全至关重要

挪威是世界第八大石油生产国和第三大天然气生产国,其北海、挪威海和巴伦支海等海域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已探明和未探明石油资源总量约为156亿标准立方米油当量,目前仅开采了47%,未探明资源量约占挪威大陆架总资源量的47%(北海占18%、挪威海占19%、巴伦支海占63%)。截至2018年底,挪威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总储量为30.18亿标准立方米,其中天然气占56%2018年,挪威石油和天然气总产量为2.27亿标准立方米油当量。2019年,挪威从石油行业获得的净现金流量总额估计为2383亿挪威克朗,税收约为1256亿挪威克朗;预计2020年总净现金流量约为2450亿挪威克朗,税收约为1324亿挪威克朗。虽然挪威石油产量仅占全球需求的2%,天然气产量仅占全球需求的3%,但挪威是世界第二大天然气出口国,其生产的石油和天然气几乎全部用于出口,约占商品出口总值的53%2018年,挪威商品出口总值为10170亿挪威克朗,其中石油出口总值约2670亿挪威克朗,天然气出口总值约为2710亿挪威克朗。挪威供应了欧盟天然气消费量的四分之一,对整个欧洲的能源安全至关重要。在未来几十年内,挪威仍然有充足的天然气资源可以稳定出口到欧洲。

1.2挪威航运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据重要地位

挪威拥有国际领先的航运业,包括航运公司、海事服务、造船厂和设备供应商,其75%-80%的货物通过海上运输。按船队价值衡量,挪威是世界第5大航运国;按船舶数量衡量,挪威是世界第7大航运国;按总注册吨位衡量,挪威是世界第9大航运国。2018年,挪威航运业雇佣了约8.5万人,行业总值为4160亿挪威克朗,行业增加值为1420亿挪威克朗,占全国增加值的8%;行业出口总值为2170亿挪威克朗,占挪威出口总值的17%。航运业和其他海洋产业,特别是石油和天然气产业,以及海产品产业所产生的增值有相当多的重叠。航运业是挪威仅次于石油和天然气的第二大出口产业。挪威航运业高度重视绿色航运技术、零排放技术和低排放技术的开发和测试。渡轮作为挪威公共道路系统的一部分,其采购过程和电力渡轮的发展为挪威航运设备供应商开辟了新的机会。挪威船舶采用零排放和低排放技术的比例越来越高,绿色航运的高科技解决方案使其航运业在国际上具有重要的竞争优势。

1.3海产品行业创造较大价值

挪威是一个海洋经济大国,拥有丰富的海洋生物资源,海产品行业创造的价值约占该国沿海地区总增加值的一半。以渔业、水产养殖业、海鲜加工业为主的海产品行业对挪威沿海地区,特别是对最北部地区创造价值和就业具有重要意义。挪威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西洋鲑鱼生产国,此外水产养殖业一直是海鲜产业中最大的价值创造贡献者。鱼类出口占挪威出口货物总值的10%,而养殖鱼的出口约占所有鱼类出口的70%2019年,挪威出口海产品270万吨,总价值为1073亿挪威克朗。其中水产养殖出口120万吨,价值765亿挪威克朗;渔业出口总量为150万吨,价值308亿挪威克朗。此外,以当地的自然和文化遗产为基础的海洋主题旅游产业,如帆船、潜水、钓鱼和捕鲸之旅等,成为挪威许多沿海地区的增长型产业。

2海洋领域相关战略计划

2.1海洋战略

2017年,挪威政府制定了《新的增长辉煌的历史——海洋战略》。该战略分析了石油行业、航运业、海产品行业、矿产资源等海洋行业未来的前景和发展的关键因素,认为密切合作和知识转让对挪威海洋工业的发展十分重要,有很大的潜力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和价值。政府将通过研究和创新、教育和技能,促进海洋行业知识和技术的发展。通过协助挪威海洋行业的市场准入、国际化和概况分析,加强挪威海洋行业的竞争力。通过国际合作,提升挪威的国际影响力。

2.2海洋综合管理计划

管理计划的目的是通过可持续利用自然资源和生态系统服务为创造价值提供一个框架,同时维持生态系统的结构、功能、生产力和多样性。因此,管理计划既是促进价值创造和粮食安全的工具,也是维持挪威海域高环境价值的工具。挪威计划每4年进行一次更新管理计划,至少每12年修订一次。挪威海域综合管理部际指导委员会负责协调管理计划的更新。该委员会由劳动和社会事务部,司法和公共安全部,贸易、工业和渔业部,石油和能源部等相关部委组成,受气候和环境部的领导。该指导委员会通过促成相关机构和重点研究单位的合作,为管理计划制定提供科学依据。确定海洋综合管理计划,确定了13项总体目标:促进海洋资源的可持续利用,造福国家和区域经济发展;确保自然资源基础不受威胁,保障未来创造价值的机会;加强与相关国家的合作,及时制修订相关立法;制定促进经济可行的商业活动管理制度,促进本地区的价值创造和就业;考虑环境因素,协调区域内商业活动;通过生态系统方法对海洋生物资源进行可持续管理;考虑环境因素和其他活动,促进海上可再生能源生产的发展;根据健康、环境和安全要求,促进油气资源的生产,等等。

2.3绿色航运行动计划

国际海事组织(IMO)提出了到2050年将国际航运排放量减少一半的目标。挪威为提高在航运业的竞争优势和核心地位,制定了《绿色航运行动计划》,提出到2030年力争将国内航运和渔业排放量减少一半。自2015年以来,《绿色航运行动计划》一直致力于提高人们的认识,促进所有船舶的低排放和零排放解决方案的发展使航运业更加绿色环保。各种低排放和零排放解决方案已在航运业得到推广应用,包括燃料和技术方案、能源效率两部分,约能降低60%的排放量。低排放船舶是指温室气体排放量至少比使用常规技术的船舶低40%的船舶。零排放船舶是指温室气体排放量至少比使用传统技术的船舶低95%的船舶,可以通过电池推进和氢燃料电池等解决。在目前技术条件下,低排放和零排放解决方案往往比传统动力船舶要昂贵得多。但是随着国际对航运的环保要求越来越严格,以及技术的进步,将逐步降低新技术的成本。未来全球航运低排放和零排放解决方案需求市场可能会迅速增长,挪威在绿色航运方面的领先地位使其具有更强的竞争优势。

通过实施《绿色航运行动计划》,挪威在国际航运绿色转型中发挥着主导作用。根据船只类型设计不同的低排放和零排放技术,如纯电池动力技术适合于轮渡、游船等短途运输或常规航线的船舶,混合动力技术适合于国际客运渡轮、货船等长途运输的船舶。除了改进船舶的动力系统外,通过改进船舶设计和操作提高能源效率对减少船舶的排放也至关重要。主要措施包括将船体阻力最小化、改善发动机的性能,以及降低速度,此外通过数字化和自动化提高后勤效率,也可以实现大幅减排。2019年,挪威政府向该计划拨款700万挪威克朗,安排了2500万挪威克朗用于引进低排放和零排放解决方案的高速客船。技术公司也正在开发并提供许多新的航运解决方案。自2015年以来,Enova已经为不同类型的船舶项目拨款超过16亿挪威克朗。通过公私合作开发低排放和零排放航运解决方案,使挪威国内航运更加环保。

2.4海洋竞争力发展计划

为提高海事教育质量和专业化水平,挪威制定了《海洋竞争力发展计划》(MARKOM2020)。政府对大学和学院进行改革,其重要的目标是确保教育机构能够向未来的劳动力市场提供高质量的人才。该计划主要包括阿勒松大学、挪威西部大学、挪威东南大学和挪威特罗姆索大学。自2017年起,在四所高校设立航海业博士学位。2016年,挪威政府向该计划增加了2000万挪威克朗的拨款,达到3850万挪威克朗。职业学校作为海洋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自2013年,相关学校也纷纷加入该计划,并制定了各种适合海洋产业的教学计划,针对海洋产业设立学士和硕士学位。

2.5研究和高等教育长期计划

研究和高等教育在环境、社会、文化、经济和政治可持续发展等方面发挥关键作用。自2015年起,挪威政府制定了《2015-2024年研究和高等教育长期计划》,列出十年的计划目标和优先事项,重点放在与海洋有关的研究和教育上。为适应政治和社会形势的变化,计划每四年修订一次。其目标和长期优先事项基本保持不变,三个总目标是增强竞争力和创新能力、应对重大社会挑战、发展优质的学术和研究团队;五项长期优先事项包括海洋,气候、环境和清洁能源,公共部门更新和改善公共服务,提高和改进工业技术,全球社会安全与社会凝聚力。长期计划将为政策制定和研究与高等教育投资设定方向。2015-2018年,该计划融资总额约为37亿挪威克朗,研发拨款总计增加73亿挪威克朗。最新的《研究和高等教育长期计划》(2019-2028),政府决定投资8亿挪威克朗用于推动技术发展,4.5亿挪威克朗用于业务领域的更新和重组研发,2.5亿挪威克朗用于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挪威通过实施《研究和高等教育长期计划》,不断增加海洋和沿海地区以及大陆架上的产业价值,增进对气候变化的了解,逐步向低碳社会转型,进而提高国民福祉。

2.6海洋垃圾和微塑料防治发展计划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的数据,全球每年约有800万吨塑料进入海洋。有800多种海洋物种受到海洋塑料垃圾的影响,海鸟、鱼类、海洋哺乳动物和海龟是受影响特别严重的物种。塑料自然降解时间很长,塑料瓶在海中分解需要450年,而钓鱼线则需要600年。在降解过程中,塑料分解成越来越小的碎片,然后分解成微塑料(直径1毫米至5毫米的颗粒),最终分解成纳米塑料(颗粒直径小于1毫米)。纳米塑料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并损害人类健康。2018年,挪威启动了一项《海洋垃圾和微塑料防治发展计划》,该计划的主要目标是防止和大大减少以发展中国家为来源的海洋塑料垃圾数量。将在2019-2022年期间拨款16亿挪威克朗,资金将集中在塑料废物管理,对选定的沿海地区和河流进行废物清理,对废物进行可持续管理等方面。重点是人口众多、经济快速增长、海岸线漫长的亚洲国家,此外还包括经济快速增长的非洲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为防止污染和对海洋生物的威胁,要求渔民寻找丢失的渔具,如果没有找到渔具,应向海岸警卫队报告。

3海洋资源管理

3.1修订相关法律制度

挪威通过管理计划和部门立法,促进海洋资源可持续利用和生态系统保护。20108月,为可持续利用海洋资源,促进沿海地区的就业和发展,挪威政府修订了《海洋资源法》,包括海洋生物保护、渔业捕捞、船舶配额、打击非法捕捞等内容。其中对海洋生物捕捞有较详细的规定,如渔具类型、网目尺寸等,确保使用合适的捕捞方法和渔具,以减少对海洋生物资源造成的不利影响。例如规定除捕捞海带、虾或挪威龙虾外,禁止在挪威领土范围内使用拖网捕捞;除捕获海洋哺乳动物和大型软骨鱼类外,在渔业捕捞中禁止使用炸药、枪支和毒药。为合理和可持续地利用海底矿物,20197月挪威政府发布了《海底矿物法》,对海底矿产资源的勘查、开采等活动进行规范。在符合海洋环境保护要求的前提下,对相关活动发放勘查许可证和开采许可证。划定23个海洋保护区,目标是到2020年,通过有效和公平的管理保护10%的沿海和海洋地区,特别是对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特别重要的地区。

3.2打击非法捕捞

全球多达31%的海产品来自非法捕捞,打击重要鱼类资源的过度捕捞和非法捕捞是世界难题。挪威超过90%的渔业资源与其他国家共享。挪威与其他国家就这些资源的管理达成年度协议,确保这些鱼类的可持续捕捞。多年来,挪威一直积极参与国际合作,以促进可持续的渔业管理和令人满意的检查和执法制度。渔业犯罪是一个广泛而复杂的问题,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正在失去大量资源和潜在的收入。渔业犯罪除了造成税收和出口收入的损失外,还对食品安全和沿海居民的生活条件造成负面影响。这一问题与经济犯罪、人口贩卖、偷税漏税和洗钱等其他形式的犯罪,以及与避税港有关的问题密切相关。这种“蓝色影子经济”正在破坏可持续的、公平的蓝色经济,挪威在打击有组织的渔业犯罪和蓝色影子经济方面,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2018年,挪威主动提出了《全球渔业跨国有组织犯罪国际部长宣言》,为挪威与许多国家(其中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在这一问题上建立伙伴关系奠定了基础。通过“蓝色正义倡议”,挪威政府正在寻求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渔业犯罪治理方面的援助。2019年,挪威支付150万美元用于打击非法捕鱼。

3.3绿色港口建设

为促进港口温室气体的减排,挪威政府将与各级市政府和港务局合作,力争到2030年实现各港口无排放。挪威的奥斯陆、卑尔根、阿勒松等13个大型邮轮港口采取14项联合措施,推动绿色港口建设。主要包括:所有在挪威峡湾、挪威水域脆弱区和挪威邮轮港口的邮轮,必须按照挪威西部峡湾世界遗产的航运要求运营;自2025年起,所有邮轮必须在目的地使用岸电;从2021年起,优先向实施了气候和环境措施的邮轮分配船位和泊位;政府每年逐步提高对不使用岸电的邮轮使用航道的收费;对停泊在港口的不使用岸电的邮轮,每年逐步增加市政港口费等。目前,越来越多的邮轮配备了使用岸电的设备。此外,港口可以自己为其提供的服务定价和制定其他商业条款,每个市政府可以确定港口停靠费。挪威一些港口根据船舶环境指数(ESI)推出了绿色船舶折扣,还基于港口环境指数(EPI)制定了退税制度。

3.4国际合作

挪威政府支持海洋产业研究和技术开发,从而创造持续的就业和价值,通过加强研究、创新和教育政策实现政府的海洋战略目标,重点是加强跨行业、跨学科和跨国界的合作,也在海洋开发知识和促进国际合作方面发挥主导作用。国际社会越来越关注蓝色经济增长的可行性。挪威在不断加强国内研究和教育的同时,也通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欧盟研究与创新计划地平线2020(2014-2020)、欧洲战略能源技术计划、健康和生产性海洋联合方案倡议等平台,针对海洋观测、海洋研究及海洋生态系统保护等,积极寻求广泛的国际合作。除欧盟国家外,俄罗斯、中国、日本、韩国、北美和巴西也是挪威发展海洋知识的重要伙伴国。良好的国际海洋研究合作对于促进高质量的研究,共享资源管理知识至关重要。国际研究合作为挪威产品和服务的新业务开发和新市场打开了大门,为挪威技术成为国际标准做出了重要贡献。

4启示与借鉴

4.1以海洋战略为统领,构建完善的战略规划体系

海洋战略和政策是指导海洋事业发展的纲领和保障。挪威以海洋战略为统领,针对具体领域分别制定了海洋综合管理计划、绿色航运计划、海洋竞争力发展计划等,初步构建了完善的海洋战略体系。通过海洋战略规划体系的有效执行,力求可持续地开发利用海洋资源,保持和增强挪威在海洋竞争方面的领导地位。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建设海洋强国的战略思想,要求提高海洋资源开发能力,坚决维护国家海洋权益。我国应借鉴挪威的相关经验,加强顶层设计,逐步建立以海洋战略为统领,强化陆海统筹及其他相关规划为补充的完善的战略规划体系。

4.2加强国际合作,提升国际影响力

挪威重视加强跨行业、跨学科和跨国界的合作,积极参与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地平线2020”计划、北极理事会等对话,在海洋开发知识和促进国际合作方面发挥主导作用。此外,挪威还成立可持续海洋经济高级别小组,提出了投资基于自然的气候解决方案、利用海洋可再生能源、海洋产业脱碳、确保未来可持续的粮食、推进碳捕捉与封存部署、扩大海洋观测与研究六大行动,得到澳大利亚、日本、葡萄牙等国的响应,在解决与世界海洋管理有关的挑战和释放海洋经济潜力方面发挥国际领导作用。我国应借鉴挪威经验,充分利用各种跨国合作组织和国际组织,不断加强国际合作与交流,积极参与全球海洋治理,增强在国际海洋事务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为全球海洋经济发展贡献中国经验、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

4.3重视技术创新,加强海洋人才培养

挪威的贸易和经济与海洋紧密相连,从航运和造船业到海产品、石油和天然气,基于创新产品、服务和技术的新兴海洋产业正在兴起。快速的技术发展和全球化,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为进入欧洲最具创新力的国家行列,挪威制定了《研究和高等教育长期计划》,鼓励企业和公共部门增加研究和开发,以促进向绿色经济转型,增强竞争力和创新能力,进而实现海洋和大陆架上的资源可持续开发;促进新的、以研究为基础的商业活动,推动学术界与企业、公共部门之间实现更好的互动,强化海洋人才培养;通过确保良好的框架条件和健全的生态系统,促进知识和技术的发展,增强海洋工业的国际竞争力,为海洋工业的可持续价值创造和就业做出贡献。我国应借鉴挪威相关举措,既立足本国又面向全球,积极打造多层次、多领域的重大科技创新高地,发挥海洋研究院所、海洋高校资源的平台优势,构建有利于培养、吸引和留住高层次人才的软、硬环境,强化海洋前沿科学研究与技术难题攻关,加大高端海洋人才的培养力度,大力发展海洋高新技术。

4.4加速绿色转型,加强海洋污染防治

气候变化、海洋酸化和有害物质、塑料废物等污染物的排放,将导致海洋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发生重大变化,并将对生态系统产生更加明显的累积影响。不仅影响海洋环境,而且影响未来海洋工业的基础。挪威通过《绿色航运行动计划》,力争到2030年将国内船舶和渔船的排放量减少一半,在所有船只推广采用零排放和低排放的解决方案,引入零排放和低排放船舶的激励措施,进一步促进绿色增长,提高挪威航运业竞争力。通过《海洋垃圾和微塑料防治发展计划》,加强对海洋生物中有害物质的来源和影响的研究,以及水下噪声对鱼类和海洋哺乳动物的影响,加强对海洋生态系统和海洋垃圾的监测,加强处理海洋垃圾和微塑料方面的国际合作。当前,世界各国高度重视海洋发展,全面遏制海洋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成为全球共同关注的议题。我国应借鉴挪威经验,加快构建政府主导、企业为主体、公众共同参与的海洋治理体系,切实推进各项海洋综合治理工作,逐步实现海洋生态环境向绿色、可持续发展转变,为子孙后代留下可持续发展的绿色银行。

摘自:《中国国土资源经济》2020年第7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挪威海洋战略举措的启示与借鉴

科技外事处 2020-12-23

挪威海洋战略举措的启示与借鉴

海洋占地球表面的70%,产生50%的氧气,吸收25%的二氧化碳,每年产生约2.5万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预计到2030年将翻一番。海洋也是地球上最大的生物圈,约50%-80%的生物生活在海洋中。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确定了17个目标,其中目标14“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和海洋资源以促进可持续发展”。

挪威拥有丰富的海洋资源,海洋是挪威未来关注的最重要领域之一,海洋产业是挪威创造价值和就业的重要来源。挪威政府通过绿色航运计划、高等教育计划等,促进知识和技术的发展,不断增强海洋产业的国际竞争力。挪威先后制定了《环境可持续的水产养殖战略》《海洋战略》《海洋生物勘探战略》等,修订了《海洋资源法》等法规,确保海洋产业为可持续的创造价值和就业做出贡献。挪威在海洋资源保护和利用方面的经验,对促进我国海洋资源管理具有一定的借鉴价值。

1挪威海洋行业的重要作用

挪威海洋面积超过陆地面积的6倍,海岸线长21192公里(包括峡湾)。挪威是世界主要航运大国之一,是世界第二大鱼类和海产品出口国。石油、海产品和航运是挪威的三大支柱产业,每年解决20.6万人就业,创造约6800亿挪威克朗的价值,约占挪威出口总值的70%。从航运和造船业到海产品、石油和天然气,海洋产业对挪威经济和社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1.1挪威油气资源对欧洲的能源安全至关重要

挪威是世界第八大石油生产国和第三大天然气生产国,其北海、挪威海和巴伦支海等海域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已探明和未探明石油资源总量约为156亿标准立方米油当量,目前仅开采了47%,未探明资源量约占挪威大陆架总资源量的47%(北海占18%、挪威海占19%、巴伦支海占63%)。截至2018年底,挪威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总储量为30.18亿标准立方米,其中天然气占56%2018年,挪威石油和天然气总产量为2.27亿标准立方米油当量。2019年,挪威从石油行业获得的净现金流量总额估计为2383亿挪威克朗,税收约为1256亿挪威克朗;预计2020年总净现金流量约为2450亿挪威克朗,税收约为1324亿挪威克朗。虽然挪威石油产量仅占全球需求的2%,天然气产量仅占全球需求的3%,但挪威是世界第二大天然气出口国,其生产的石油和天然气几乎全部用于出口,约占商品出口总值的53%2018年,挪威商品出口总值为10170亿挪威克朗,其中石油出口总值约2670亿挪威克朗,天然气出口总值约为2710亿挪威克朗。挪威供应了欧盟天然气消费量的四分之一,对整个欧洲的能源安全至关重要。在未来几十年内,挪威仍然有充足的天然气资源可以稳定出口到欧洲。

1.2挪威航运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据重要地位

挪威拥有国际领先的航运业,包括航运公司、海事服务、造船厂和设备供应商,其75%-80%的货物通过海上运输。按船队价值衡量,挪威是世界第5大航运国;按船舶数量衡量,挪威是世界第7大航运国;按总注册吨位衡量,挪威是世界第9大航运国。2018年,挪威航运业雇佣了约8.5万人,行业总值为4160亿挪威克朗,行业增加值为1420亿挪威克朗,占全国增加值的8%;行业出口总值为2170亿挪威克朗,占挪威出口总值的17%。航运业和其他海洋产业,特别是石油和天然气产业,以及海产品产业所产生的增值有相当多的重叠。航运业是挪威仅次于石油和天然气的第二大出口产业。挪威航运业高度重视绿色航运技术、零排放技术和低排放技术的开发和测试。渡轮作为挪威公共道路系统的一部分,其采购过程和电力渡轮的发展为挪威航运设备供应商开辟了新的机会。挪威船舶采用零排放和低排放技术的比例越来越高,绿色航运的高科技解决方案使其航运业在国际上具有重要的竞争优势。

1.3海产品行业创造较大价值

挪威是一个海洋经济大国,拥有丰富的海洋生物资源,海产品行业创造的价值约占该国沿海地区总增加值的一半。以渔业、水产养殖业、海鲜加工业为主的海产品行业对挪威沿海地区,特别是对最北部地区创造价值和就业具有重要意义。挪威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西洋鲑鱼生产国,此外水产养殖业一直是海鲜产业中最大的价值创造贡献者。鱼类出口占挪威出口货物总值的10%,而养殖鱼的出口约占所有鱼类出口的70%2019年,挪威出口海产品270万吨,总价值为1073亿挪威克朗。其中水产养殖出口120万吨,价值765亿挪威克朗;渔业出口总量为150万吨,价值308亿挪威克朗。此外,以当地的自然和文化遗产为基础的海洋主题旅游产业,如帆船、潜水、钓鱼和捕鲸之旅等,成为挪威许多沿海地区的增长型产业。

2海洋领域相关战略计划

2.1海洋战略

2017年,挪威政府制定了《新的增长辉煌的历史——海洋战略》。该战略分析了石油行业、航运业、海产品行业、矿产资源等海洋行业未来的前景和发展的关键因素,认为密切合作和知识转让对挪威海洋工业的发展十分重要,有很大的潜力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和价值。政府将通过研究和创新、教育和技能,促进海洋行业知识和技术的发展。通过协助挪威海洋行业的市场准入、国际化和概况分析,加强挪威海洋行业的竞争力。通过国际合作,提升挪威的国际影响力。

2.2海洋综合管理计划

管理计划的目的是通过可持续利用自然资源和生态系统服务为创造价值提供一个框架,同时维持生态系统的结构、功能、生产力和多样性。因此,管理计划既是促进价值创造和粮食安全的工具,也是维持挪威海域高环境价值的工具。挪威计划每4年进行一次更新管理计划,至少每12年修订一次。挪威海域综合管理部际指导委员会负责协调管理计划的更新。该委员会由劳动和社会事务部,司法和公共安全部,贸易、工业和渔业部,石油和能源部等相关部委组成,受气候和环境部的领导。该指导委员会通过促成相关机构和重点研究单位的合作,为管理计划制定提供科学依据。确定海洋综合管理计划,确定了13项总体目标:促进海洋资源的可持续利用,造福国家和区域经济发展;确保自然资源基础不受威胁,保障未来创造价值的机会;加强与相关国家的合作,及时制修订相关立法;制定促进经济可行的商业活动管理制度,促进本地区的价值创造和就业;考虑环境因素,协调区域内商业活动;通过生态系统方法对海洋生物资源进行可持续管理;考虑环境因素和其他活动,促进海上可再生能源生产的发展;根据健康、环境和安全要求,促进油气资源的生产,等等。

2.3绿色航运行动计划

国际海事组织(IMO)提出了到2050年将国际航运排放量减少一半的目标。挪威为提高在航运业的竞争优势和核心地位,制定了《绿色航运行动计划》,提出到2030年力争将国内航运和渔业排放量减少一半。自2015年以来,《绿色航运行动计划》一直致力于提高人们的认识,促进所有船舶的低排放和零排放解决方案的发展使航运业更加绿色环保。各种低排放和零排放解决方案已在航运业得到推广应用,包括燃料和技术方案、能源效率两部分,约能降低60%的排放量。低排放船舶是指温室气体排放量至少比使用常规技术的船舶低40%的船舶。零排放船舶是指温室气体排放量至少比使用传统技术的船舶低95%的船舶,可以通过电池推进和氢燃料电池等解决。在目前技术条件下,低排放和零排放解决方案往往比传统动力船舶要昂贵得多。但是随着国际对航运的环保要求越来越严格,以及技术的进步,将逐步降低新技术的成本。未来全球航运低排放和零排放解决方案需求市场可能会迅速增长,挪威在绿色航运方面的领先地位使其具有更强的竞争优势。

通过实施《绿色航运行动计划》,挪威在国际航运绿色转型中发挥着主导作用。根据船只类型设计不同的低排放和零排放技术,如纯电池动力技术适合于轮渡、游船等短途运输或常规航线的船舶,混合动力技术适合于国际客运渡轮、货船等长途运输的船舶。除了改进船舶的动力系统外,通过改进船舶设计和操作提高能源效率对减少船舶的排放也至关重要。主要措施包括将船体阻力最小化、改善发动机的性能,以及降低速度,此外通过数字化和自动化提高后勤效率,也可以实现大幅减排。2019年,挪威政府向该计划拨款700万挪威克朗,安排了2500万挪威克朗用于引进低排放和零排放解决方案的高速客船。技术公司也正在开发并提供许多新的航运解决方案。自2015年以来,Enova已经为不同类型的船舶项目拨款超过16亿挪威克朗。通过公私合作开发低排放和零排放航运解决方案,使挪威国内航运更加环保。

2.4海洋竞争力发展计划

为提高海事教育质量和专业化水平,挪威制定了《海洋竞争力发展计划》(MARKOM2020)。政府对大学和学院进行改革,其重要的目标是确保教育机构能够向未来的劳动力市场提供高质量的人才。该计划主要包括阿勒松大学、挪威西部大学、挪威东南大学和挪威特罗姆索大学。自2017年起,在四所高校设立航海业博士学位。2016年,挪威政府向该计划增加了2000万挪威克朗的拨款,达到3850万挪威克朗。职业学校作为海洋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自2013年,相关学校也纷纷加入该计划,并制定了各种适合海洋产业的教学计划,针对海洋产业设立学士和硕士学位。

2.5研究和高等教育长期计划

研究和高等教育在环境、社会、文化、经济和政治可持续发展等方面发挥关键作用。自2015年起,挪威政府制定了《2015-2024年研究和高等教育长期计划》,列出十年的计划目标和优先事项,重点放在与海洋有关的研究和教育上。为适应政治和社会形势的变化,计划每四年修订一次。其目标和长期优先事项基本保持不变,三个总目标是增强竞争力和创新能力、应对重大社会挑战、发展优质的学术和研究团队;五项长期优先事项包括海洋,气候、环境和清洁能源,公共部门更新和改善公共服务,提高和改进工业技术,全球社会安全与社会凝聚力。长期计划将为政策制定和研究与高等教育投资设定方向。2015-2018年,该计划融资总额约为37亿挪威克朗,研发拨款总计增加73亿挪威克朗。最新的《研究和高等教育长期计划》(2019-2028),政府决定投资8亿挪威克朗用于推动技术发展,4.5亿挪威克朗用于业务领域的更新和重组研发,2.5亿挪威克朗用于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挪威通过实施《研究和高等教育长期计划》,不断增加海洋和沿海地区以及大陆架上的产业价值,增进对气候变化的了解,逐步向低碳社会转型,进而提高国民福祉。

2.6海洋垃圾和微塑料防治发展计划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的数据,全球每年约有800万吨塑料进入海洋。有800多种海洋物种受到海洋塑料垃圾的影响,海鸟、鱼类、海洋哺乳动物和海龟是受影响特别严重的物种。塑料自然降解时间很长,塑料瓶在海中分解需要450年,而钓鱼线则需要600年。在降解过程中,塑料分解成越来越小的碎片,然后分解成微塑料(直径1毫米至5毫米的颗粒),最终分解成纳米塑料(颗粒直径小于1毫米)。纳米塑料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并损害人类健康。2018年,挪威启动了一项《海洋垃圾和微塑料防治发展计划》,该计划的主要目标是防止和大大减少以发展中国家为来源的海洋塑料垃圾数量。将在2019-2022年期间拨款16亿挪威克朗,资金将集中在塑料废物管理,对选定的沿海地区和河流进行废物清理,对废物进行可持续管理等方面。重点是人口众多、经济快速增长、海岸线漫长的亚洲国家,此外还包括经济快速增长的非洲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为防止污染和对海洋生物的威胁,要求渔民寻找丢失的渔具,如果没有找到渔具,应向海岸警卫队报告。

3海洋资源管理

3.1修订相关法律制度

挪威通过管理计划和部门立法,促进海洋资源可持续利用和生态系统保护。20108月,为可持续利用海洋资源,促进沿海地区的就业和发展,挪威政府修订了《海洋资源法》,包括海洋生物保护、渔业捕捞、船舶配额、打击非法捕捞等内容。其中对海洋生物捕捞有较详细的规定,如渔具类型、网目尺寸等,确保使用合适的捕捞方法和渔具,以减少对海洋生物资源造成的不利影响。例如规定除捕捞海带、虾或挪威龙虾外,禁止在挪威领土范围内使用拖网捕捞;除捕获海洋哺乳动物和大型软骨鱼类外,在渔业捕捞中禁止使用炸药、枪支和毒药。为合理和可持续地利用海底矿物,20197月挪威政府发布了《海底矿物法》,对海底矿产资源的勘查、开采等活动进行规范。在符合海洋环境保护要求的前提下,对相关活动发放勘查许可证和开采许可证。划定23个海洋保护区,目标是到2020年,通过有效和公平的管理保护10%的沿海和海洋地区,特别是对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特别重要的地区。

3.2打击非法捕捞

全球多达31%的海产品来自非法捕捞,打击重要鱼类资源的过度捕捞和非法捕捞是世界难题。挪威超过90%的渔业资源与其他国家共享。挪威与其他国家就这些资源的管理达成年度协议,确保这些鱼类的可持续捕捞。多年来,挪威一直积极参与国际合作,以促进可持续的渔业管理和令人满意的检查和执法制度。渔业犯罪是一个广泛而复杂的问题,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正在失去大量资源和潜在的收入。渔业犯罪除了造成税收和出口收入的损失外,还对食品安全和沿海居民的生活条件造成负面影响。这一问题与经济犯罪、人口贩卖、偷税漏税和洗钱等其他形式的犯罪,以及与避税港有关的问题密切相关。这种“蓝色影子经济”正在破坏可持续的、公平的蓝色经济,挪威在打击有组织的渔业犯罪和蓝色影子经济方面,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2018年,挪威主动提出了《全球渔业跨国有组织犯罪国际部长宣言》,为挪威与许多国家(其中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在这一问题上建立伙伴关系奠定了基础。通过“蓝色正义倡议”,挪威政府正在寻求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渔业犯罪治理方面的援助。2019年,挪威支付150万美元用于打击非法捕鱼。

3.3绿色港口建设

为促进港口温室气体的减排,挪威政府将与各级市政府和港务局合作,力争到2030年实现各港口无排放。挪威的奥斯陆、卑尔根、阿勒松等13个大型邮轮港口采取14项联合措施,推动绿色港口建设。主要包括:所有在挪威峡湾、挪威水域脆弱区和挪威邮轮港口的邮轮,必须按照挪威西部峡湾世界遗产的航运要求运营;自2025年起,所有邮轮必须在目的地使用岸电;从2021年起,优先向实施了气候和环境措施的邮轮分配船位和泊位;政府每年逐步提高对不使用岸电的邮轮使用航道的收费;对停泊在港口的不使用岸电的邮轮,每年逐步增加市政港口费等。目前,越来越多的邮轮配备了使用岸电的设备。此外,港口可以自己为其提供的服务定价和制定其他商业条款,每个市政府可以确定港口停靠费。挪威一些港口根据船舶环境指数(ESI)推出了绿色船舶折扣,还基于港口环境指数(EPI)制定了退税制度。

3.4国际合作

挪威政府支持海洋产业研究和技术开发,从而创造持续的就业和价值,通过加强研究、创新和教育政策实现政府的海洋战略目标,重点是加强跨行业、跨学科和跨国界的合作,也在海洋开发知识和促进国际合作方面发挥主导作用。国际社会越来越关注蓝色经济增长的可行性。挪威在不断加强国内研究和教育的同时,也通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欧盟研究与创新计划地平线2020(2014-2020)、欧洲战略能源技术计划、健康和生产性海洋联合方案倡议等平台,针对海洋观测、海洋研究及海洋生态系统保护等,积极寻求广泛的国际合作。除欧盟国家外,俄罗斯、中国、日本、韩国、北美和巴西也是挪威发展海洋知识的重要伙伴国。良好的国际海洋研究合作对于促进高质量的研究,共享资源管理知识至关重要。国际研究合作为挪威产品和服务的新业务开发和新市场打开了大门,为挪威技术成为国际标准做出了重要贡献。

4启示与借鉴

4.1以海洋战略为统领,构建完善的战略规划体系

海洋战略和政策是指导海洋事业发展的纲领和保障。挪威以海洋战略为统领,针对具体领域分别制定了海洋综合管理计划、绿色航运计划、海洋竞争力发展计划等,初步构建了完善的海洋战略体系。通过海洋战略规划体系的有效执行,力求可持续地开发利用海洋资源,保持和增强挪威在海洋竞争方面的领导地位。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建设海洋强国的战略思想,要求提高海洋资源开发能力,坚决维护国家海洋权益。我国应借鉴挪威的相关经验,加强顶层设计,逐步建立以海洋战略为统领,强化陆海统筹及其他相关规划为补充的完善的战略规划体系。

4.2加强国际合作,提升国际影响力

挪威重视加强跨行业、跨学科和跨国界的合作,积极参与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地平线2020”计划、北极理事会等对话,在海洋开发知识和促进国际合作方面发挥主导作用。此外,挪威还成立可持续海洋经济高级别小组,提出了投资基于自然的气候解决方案、利用海洋可再生能源、海洋产业脱碳、确保未来可持续的粮食、推进碳捕捉与封存部署、扩大海洋观测与研究六大行动,得到澳大利亚、日本、葡萄牙等国的响应,在解决与世界海洋管理有关的挑战和释放海洋经济潜力方面发挥国际领导作用。我国应借鉴挪威经验,充分利用各种跨国合作组织和国际组织,不断加强国际合作与交流,积极参与全球海洋治理,增强在国际海洋事务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为全球海洋经济发展贡献中国经验、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

4.3重视技术创新,加强海洋人才培养

挪威的贸易和经济与海洋紧密相连,从航运和造船业到海产品、石油和天然气,基于创新产品、服务和技术的新兴海洋产业正在兴起。快速的技术发展和全球化,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为进入欧洲最具创新力的国家行列,挪威制定了《研究和高等教育长期计划》,鼓励企业和公共部门增加研究和开发,以促进向绿色经济转型,增强竞争力和创新能力,进而实现海洋和大陆架上的资源可持续开发;促进新的、以研究为基础的商业活动,推动学术界与企业、公共部门之间实现更好的互动,强化海洋人才培养;通过确保良好的框架条件和健全的生态系统,促进知识和技术的发展,增强海洋工业的国际竞争力,为海洋工业的可持续价值创造和就业做出贡献。我国应借鉴挪威相关举措,既立足本国又面向全球,积极打造多层次、多领域的重大科技创新高地,发挥海洋研究院所、海洋高校资源的平台优势,构建有利于培养、吸引和留住高层次人才的软、硬环境,强化海洋前沿科学研究与技术难题攻关,加大高端海洋人才的培养力度,大力发展海洋高新技术。

4.4加速绿色转型,加强海洋污染防治

气候变化、海洋酸化和有害物质、塑料废物等污染物的排放,将导致海洋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发生重大变化,并将对生态系统产生更加明显的累积影响。不仅影响海洋环境,而且影响未来海洋工业的基础。挪威通过《绿色航运行动计划》,力争到2030年将国内船舶和渔船的排放量减少一半,在所有船只推广采用零排放和低排放的解决方案,引入零排放和低排放船舶的激励措施,进一步促进绿色增长,提高挪威航运业竞争力。通过《海洋垃圾和微塑料防治发展计划》,加强对海洋生物中有害物质的来源和影响的研究,以及水下噪声对鱼类和海洋哺乳动物的影响,加强对海洋生态系统和海洋垃圾的监测,加强处理海洋垃圾和微塑料方面的国际合作。当前,世界各国高度重视海洋发展,全面遏制海洋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成为全球共同关注的议题。我国应借鉴挪威经验,加快构建政府主导、企业为主体、公众共同参与的海洋治理体系,切实推进各项海洋综合治理工作,逐步实现海洋生态环境向绿色、可持续发展转变,为子孙后代留下可持续发展的绿色银行。

摘自:《中国国土资源经济》2020年第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