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交流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交流
名称 新冠疫情背景下中资企业在非洲矿业投资面临的问题和对策研究
发布机构 科技外事处 索引号 2189234/2020-00072
主题分类 国际交流 文号
发布日期 2020-12-09 主题词

新冠疫情背景下中资企业在非洲矿业投资面临的问题和对策研究

发布日期:2020-12-09 09:53 信息来源:科技外事处 访问量:? 字体 :[ 大 ][ 中 ][ 小 ]

新冠疫情背景下中资企业在非洲矿业投资面临的问题和对策研究

非洲大陆是近年来中资企业矿业投资的热土。大量的中资企业和投资者进入非洲,寻找矿业投资和开发的机遇。此前已有王秋舒、张伟波、朴永超、雷岩等国内学者重点关注分析了非洲整体矿产资源的优势,矿业投资现状、趋势及前景等。孙仁斌、张鑫刚、黄晓兵、华磊等对安哥拉、刚果(金)等非洲主要矿业国家的矿业投资形势进行了分析总结。也有闫卫东、杨倩如、贾德龙、徐浩等对近年来的全球矿业形势进行了分析和展望。但目前国内专家学者对非洲及全球矿业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矿产资源和投资环境、形势等方面。特别是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流行以来,虽然王天刚已就新冠疫情对全球矿业的影响等进行了分析研究,但对非洲地区矿业,尤其是对中资企业密切相关的影响、对策研究等仍然是空白。笔者作为一名矿业团队管理者和地质师,也是众多非洲矿业投资及勘查开发参与者中的一员。在十年来的非洲矿业勘查开发和投资管理工作经历中,也亲身经历和见证了大量中资矿业企业在非洲大陆创业和拼搏的艰难历程,希望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对新冠疫情背景下中资企业对非洲矿业投资即将面临的问题进行针对性分析研究,并提出个人见解和对策建议,以期在后新冠疫情时代为中资企业非洲矿业投资提供一点参考和借鉴。

1中资企业投资非洲矿业的主体情况

近年来,中资企业在非洲的矿业活动日趋活跃。经过笔者的观察,中资企业投资非洲矿业可以根据投资主体分为3类:一是以央国企为主的大型企业,二是众多的中小私营企业,三是专业地质勘查单位。据不完全统计,到2018年,矿业领域“走出去”的中资企业数量约252家,其中,中央国企84家(中央企业25家,地方国有企业59家),占总量的33%;私营企业129家,占总量的51%地勘单位39家,占总量的16%。在所有投资境外矿业项目中,有48处由2家及以上中国企业联合参与投资,占项目总量的19%,合作趋势得到加强。

尤其是中小私营企业和国有地勘单位,对外矿业投资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据不完全统计,到2018年,矿业领域“走出去”有官方记录的私营企业,参与投资矿业项目256处,占项目总量的45%,已经成为“走出去”的中坚力量。2018年,来自河北、北京、河南、江苏、四川等10个省(市、区),以及中国核工业地质局、中国冶金地质总局、中国建筑材料工业地质勘查中心、中化地质矿山总局等39家地勘单位开展了境外地质矿产勘查工作,实施了74个项目,投入总计约25179万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8.7%。其中在非洲的地质勘查投资额为17304万元人民币,勘查项目主要分布在刚果(金)、坦桑尼亚、莫桑比克等非洲矿产大国。

2新冠疫情背景下中资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

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之下,在非洲的中资矿业企业,除了要面对诸如腐败严重、区域战乱的高安全风险,以及社区、酋长、工会和宗教等势力的巨大影响,以及无处不在的日常安全风险等固有的传统问题外,还需要应对本次新冠疫情造成的新挑战,所面临的局势不可谓不严峻。

(1)非洲的矿业企业将受到疫情的严重冲击,疫情持续期间将面临诸多严峻挑战。一是受疫情影响,可能造成较长时间的停工停产;二是大多数非洲国家卫生和医疗体系十分落后,在非洲的矿业企业自身将面临感染风险和较大的防疫压力;三是一些非洲国家疫情防控所采取的地域封锁和交通阻绝等措施,将给企业生产生活物资的保障造成较大困难;四是疫情造成的国际物流运输不畅甚至断绝,必将在一定时期内给企业的矿产品销售等造成影响,矿产品积压是大概率事件,从而加大企业的现金流压力;五是随着疫情发展和防控封锁等的持续,导致所在国的经济和就业受到沉重打击,治安形势可能急转直下,恶性治安事件高发可能成为新常态,非洲矿业企业的安全环境将趋于严峻,安保压力加大;六是疫情导致一些矿业企业原有的生产和投资计划等被打断或被迫推迟,将不得不承受额外的损失,甚至可能产生长期的不利影响。

(2)非洲的矿业企业未来两年的经营预期不容乐观。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206月预测本年度全球经济将萎缩4.9%以上,其中发达经济体萎缩幅度将超过8%。而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非洲将经历25年来的首次衰退,年增长率预计将从2.4%降至-2.1%,甚至-5.1%。自2016年以来,全球主要矿产品价格虽然逐步回升,但受制于全球经济低迷,价格反弹动力仍然不足。国际经济形势的恶化将进一步削弱市场对原材料的需求,矿产品价格在短期内将不断承压,未来走势不容乐观。目前大部分金属矿产(除黄金外)价格走势可能受疫情打击再度转入下行,将进一步削弱很多非洲矿业企业的盈利能力,使得经营状况更加雪上加霜。

(3)资源民族主义可能抬头,一些非洲国家矿业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将受到考验。在非洲的中资企业将面对所在国宏观矿业政策的不确定性,及其对矿业投资和生产经营所造成的新的政策法规风险和挑战。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于2020424日发布新闻,决定不批准紫金矿业和巴理克黄金公司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合资公司巴理克(新几内亚)有限公司持有的巴新恩加省波格拉金矿特别采矿权延期申请。而在201910月,坦桑尼亚政府与巴理克黄金公司就巴理克黄金在坦桑尼亚运营的3个金矿的纠纷,以巴理克黄金公司支付3亿美元罚款和坦桑尼亚政府取得3个金矿16%的股份达成和解。上述事件等被一些矿业投资者视为近年来一些国家资源民族主义抬头的标志。新冠疫情发生后,少数非洲国家是否会发生典型的资源民族主义事件无法预测,但一些非洲国家矿业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将受到考验。

从近年来一些非洲国家矿业政策的调整来看,大多是提高了矿业领域的税费标准和一些特定资源的准入门槛,加强了政府对一些优势矿种的管理和控制。本次新冠疫情对非洲国家的冲击是不容轻视的,叠加自然灾害(东非蝗灾)和全球经济衰退等多方面的影响,影响将不仅限于疫情本身,可能对非洲国家经济、财政收入、就业和社会稳定等造成很大不利影响。作为很多非洲国家财政收入主要来源的矿业,自然会成为后疫情时代当地政府关注的重点,在新冠疫情发生后,一些非洲国家的矿业政策可能出现新一轮的集中调整,也将在客观上提高包括中资企业在内的外国投资者的投资风险和生产经营管理成本。对中资企业今后对非洲矿业投资的潜在影响将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

①可能推高矿业权的市场价格和投资成本,并造成矿权的申办、收购和过户等成本升高。

②潜在矿业投资风险和成本可能大幅上升。这方面最大的政策风险可能主要来自2个关键领域。

一是矿产原材料出口政策可能的重大调整对企业的不利影响。由于新冠疫情重创一些非洲国家的经济,有些非洲国家政府可能出于增加外汇来源、提高财政收入和创造增加就业等多方因素的考虑,禁止或部分禁止矿产原材料的直接出口,要求外国投资者投资建立冶炼厂等进行矿产品的就地深加工等;这在印度尼西亚、巴西和坦桑尼亚等国已有先例。如果出现矿产原材料出口政策的重大调整,将使很多在非洲中资企业面临困境。这将意味着摆在面前的选择可能只有两个:一是将矿产品低价出售给当地冶炼厂,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二是自行或联合其他企业在当地投资建立冶炼厂,但这意味着企业不仅要进行新的大额固定资产投资,同时也要跨越新的技术门槛。无论哪一方面,对在非洲的中资矿业企业来说都将是严峻挑战。

二是在非洲矿业企业可能遭遇资源国有化风险。之前提到的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拒绝紫金矿业采矿权延期和坦桑尼亚政府人股巴里克黄金事件,在资源民族主义的外衣下,可能就是潜在的资源变相国有化。在新冠疫情的沉重打击之下,个别非洲国家对包括中资企业在内的外国矿业企业,不排除出现“杀鸡取卵”、急功近利的国有化或部分国有化政策倾向。即使是出现所在国政府要求强制人股矿业企业的部分国有化事件,也足以在挤占企业利润空间的同时,对企业的日常经营决策等造成重大影响和干扰,更对企业的精细化和合规化管理提出新的挑战,在非洲中资矿业企业需要充分警觉这一点。

③企业生产经营管理成本升高、投资回收周期被进一步拉长。这主要是因为新冠疫情发生后,一些非洲国家矿业税、费标准可能有所提高,加上矿产品价格长期低位承压的双重影响所造成的。

(4)非洲矿业现有格局面临深度调整,矿业投资和经营活动可能在短期内陷入低谷。疫情后的一段时期内,在非洲的中资矿业企业获得矿业风险投资和融资的可能性将变得更加困难。

在目前新冠肺炎疫情走势很不确定的情况下,在非洲的矿业企业,无论是中资企业还是其他国家的外资企业,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都可能面临一轮“洗牌”。前期经营状况欠佳、现金流短缺、资金链紧张和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可能很难通过这次疫情的考验。与此同时,在经济衰退和疫情不确定的影响下,投资人的避险情绪浓厚,新的对非洲的矿业投资活动将被抑制,造成对非洲矿业投资和经营活动在短期内陷入低谷。这将使得一些在非洲的中资矿业企业寻求新的投资机会,使推进自身现有矿产勘查开发项目的努力变得更加困难;同时使一些中资企业通过试图出售一些矿权资产等缓解自身资金链紧张的尝试变得更难实现。融资难、现金短缺甚至资金链断裂等,将使一些中资矿业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在疫情后期的一段时间内面临生存挑战。

(5)西方国家针对中国抗疫发动的舆论战和“甩锅”,将使中资企业面临新的压力和挑战。由于历史的原因,很多非洲国家媒体和舆论长期以来受欧美国家舆论影响较大。特别是西方社交媒体在非洲普及以来,更加加强了这种趋势。疫情发生以来,西方国家针对中国抗疫发动的舆论战和“甩锅”,将有损中国在部分非洲国家国民心目中的正面形象,负面舆论环境将使在非洲的中资企业面临新的压力和额外挑战。

3新冠疫情背景下非洲矿业投资的对策建议

正所谓祸福相依,有危就有机。笔者认为,新冠疫情背景下中资对非洲的矿业投资,不仅要做好应对严峻挑战的充分准备,措施得当,进退有度;也要善于发现和抓住机会,审时度势,力争实现突破。

(1)在新冠疫情后期,看准时机开展逆周期资源配置计划,重点关注一些处于价格洼地的高价值高性价比的矿业资产,提前做好投资和开发规划布局。宏观经济和矿业投资开发活动的暂时低迷,往往也是优质矿业资产价值被严重低估的时期。对长期看好非洲矿业前景的中国投资者来说,是逆周期投资和配置资源的良好时机。国内权威财经门户媒体——《金融界》在总结紫金矿业海外矿业投资时说到:把握好逆周期收购,最适合的就是最好创新。中小私营企业和地勘单位等投资主体,可以重点关注一些资源潜力较好的矿权资产。尤其是新冠疫情后,在非洲的矿业企业面临一轮“洗牌”,一些实力弱、经营差的矿企被迫退出,一批优质的矿权矿业资产可能回流市场,筛选和评估其中优质的、价值被低估的矿业权资产,可以提供逆周期投资的良好机会。而对于立足申请新矿权的投资者,可考虑在所在国优势成矿区域已有矿区外围和新发现矿(化)点等空白区域,在扎实的技术评估的基础上申办一些矿业权;利用疫情后的矿业低迷期,开展风险勘查评估工作,寻求找矿突破,以期在下一个矿业复苏上行的周期到来时,适时开发或高位出让,实现最大收益。

(2)密切关注近期矿产品价格走势,在疫情后期的短暂窗口期内,抓住合适时机,参考企业的盈亏平衡数据等,综合适时考虑矿产品的销售计划,改善企业现金流状况,做好应对后期可能的不利市场形势的准备。新冠疫情阻断了全球供应链,使得目前的全球供应链碎片化。随着疫情得到控制,全球供应链将逐步回归正轨。而供应链受阻期间,生产所需的矿产原料得不到充足供应。随着各国复工复产的逐步恢复,预期矿产原料供应短期内可能出现缺口, 部分矿产品价格在短期内有一定程度的反弹回升。以对市场形势易感的稀有金属矿产铌铁矿和锡石精矿为例,其中铌铁矿精矿(Nb205>50%Ta205>5%)价格在20203月中旬~6月下旬,价格已较大幅度上涨至22.4923.15美元/kg,涨幅约13%。而锡石精矿(Sn 60% min)价格在20202月初~3月中下旬处于下行区间,由131500133000元/金属吨的价格区间下行至109000111500元/金属吨,3月中下旬疫情在全球漫延后,至6月下旬,价格已迅速拉升回调至2月初的水平,回升幅度达20%左右。铌铁和锡石矿产品虽然在新冠疫情影响下,市场终端需求愈发疲弱,但因为短期供需缺口,推动了价格的短期上涨。因此,在疫情后期参考企业的盈亏平衡情况等,适时做好矿产品的销售,对改善企业现金流状况,做好应对后期可能不利的市场形势的准备具有重要意义。

(3)对已有成熟矿业投资和矿山建设开发计划的企业,可考虑在新冠疫情后,抓住一些非洲国家主权货币贬值,在当地以本币形式支出的矿业开发建设成本大幅降低的时机,适时启动一些矿山基础设施建设等。全球化以来,历次经济衰退都往往造成一些非洲国家主权货币贬值。以西非国家尼日利亚主权货币奈拉近5年来的走势为例,在2016年年中,由于全球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挫,奈拉经历了一大幅贬值,由20165月初的美元兑奈拉汇率198短时间内大幅贬值到20167月的318.贬值幅度达60%之后回调至305并长期稳定至20202月。受疫情影响,自20203月起,奈兑美元再度开启贬值趋势,截至20206月已跌至360左右,较2月份大幅贬值l8%

主权货币贬值,虽然会带动所在国以本币计价的物价上涨,但价格变动相对于主权货币贬值有一定的滞后时间;而且若以美元或人民币计价,一些非洲国家的物价上涨在主权货币贬值的影响下,呈现一种“明升暗降”的情形。同样以非洲最大经济体尼日利亚为例,通过统计其折合人民币的一些原材料价格变动和笔者所在尼日利亚的一些企业的本地用工薪酬变化,这种“明升暗降”的情形可见一斑。在2016年年中尼日利亚主权货币贬值前,其汽油价格大多维持在3.9/L左右,柴油价格为6.0/L左右;水泥价格约为60元/袋(50kg)。截至20206月下旬,汽、柴油和水泥价格分别在2.6/L4.4/L45元/袋(50kg)左右,相对于2016年年中均有较大幅度的下降。而本地用工的薪酬水平虽然以本币奈拉计价上涨了30%50%,但奈拉自2016年年中贬值以来,截至20206月,贬值幅度达80%以上。由此可见,在贬值期内可较大幅度降低以当地本币形式支出的矿业开发建设成本。对已有成熟矿业投资和矿山勘查建设开发计划的企业,可考虑在新冠疫情得到控制后,适时启动矿山基础设施建设等,以降低建设成本。

(4)在疫情后期,新的对非洲矿业投资可综合考虑和合理调整投资方向。重点关注所在国的优势优质矿产及中高端制造产业和新兴战略产业所亟需的矿产资源。如“一贵三稀”等矿产,在疫情后期可能具备更强劲的需求和抗风险属性。后疫情时代,随着全球产业格局的重塑,特别是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稳步推进和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寻求制造业回流,将深刻影响和改变矿产资源的供需格局。穆迪投资评级机构(Moody)在基于20203月中旬收集数据形成的最新全球行业报告中表示,新冠疫情可能引发产业链的本地化,造成逆全球化趋势。比如疫情将促使西方汽车制造商加速电动汽车电池所需锂资源供应的本地化。通用汽车公司和电池汽车制造商里温特公司目前都试图在北美寻找锂和镍等电池矿物资源。由此可见,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端制造业所亟需的矿产资源,将在后疫情时代成为市场的新宠,带动形成新的矿业投资机遇。

(5)重视加强技术创新,继续秉持合作共赢和可持续的发展理念。新冠病毒疫情使全球矿业的近期前景变得很不确定,大型矿业企业可在减少采矿场人员基础上,提升生产自动化进程。中资矿业企业在新冠疫情时期对非洲矿业投资和开发规划中,需要更加重视加强技术创新,以抵消不可控的风险.保持和提高生产效益。此外,在当前疫情肆虐的情况下,西方媒体对中国妖魔化的宣传,极易激起民粹主义。中资企业若要在当地疫情平稳后进行勘探开发等活动,要做好宣传惠民活动和安保措施,继续秉持合作共赢和可持续的发展理念。注意环境保护,避免过度开发,并适当地投入项目所在地公益性基础建设(如修建学校、医院、公路等),回馈当地,实行劳动力资源本土化,加强对当地雇工的培训,以增加当地就业,从而获得当地居民的好感,减少冲突风险。

(6)加强对目标国家外商投资和矿业政策变化的密切关注和研究,积极防范和应对疫情后可能出现的新政策法规风险和挑战。非洲国家、特别是主要矿业国家的经济,在本轮疫情下普遍受到沉重打击。在疫情发生后,一些非洲国家矿业政策出现集中变动的概率大增,甚至不排除个别国家矿业政策出现重大调整。对非洲矿业有投资意愿的潜在中国投资者,建议加强对投资目标国家矿业政策变化的收集研究,全面审慎评估来自政策法规层面可能出现的新风险点,加强风险评估分析研判,科学合理地调整投资计划。

在非洲的中资矿业企业则应综合分析评估可能出现的矿业政策新变化对企业自身生产经营的影响,针对性地采取应对措施和调整生产经营策略。如果遭遇所在国矿业政策出现失去连续性等重大变动,对企业自身经营发展造成重大不利影响,独立应对可能困难重重,建议可以通过驻在国大使馆、经参处、总商会和行业协会等平台组织,加强在非洲的中资矿业企业间的交流合作,寻求合作互助,共同应对新的挑战。

摘自:《矿业研究与开发》2020年第9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新冠疫情背景下中资企业在非洲矿业投资面临的问题和对策研究

科技外事处 2020-12-09

新冠疫情背景下中资企业在非洲矿业投资面临的问题和对策研究

非洲大陆是近年来中资企业矿业投资的热土。大量的中资企业和投资者进入非洲,寻找矿业投资和开发的机遇。此前已有王秋舒、张伟波、朴永超、雷岩等国内学者重点关注分析了非洲整体矿产资源的优势,矿业投资现状、趋势及前景等。孙仁斌、张鑫刚、黄晓兵、华磊等对安哥拉、刚果(金)等非洲主要矿业国家的矿业投资形势进行了分析总结。也有闫卫东、杨倩如、贾德龙、徐浩等对近年来的全球矿业形势进行了分析和展望。但目前国内专家学者对非洲及全球矿业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矿产资源和投资环境、形势等方面。特别是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流行以来,虽然王天刚已就新冠疫情对全球矿业的影响等进行了分析研究,但对非洲地区矿业,尤其是对中资企业密切相关的影响、对策研究等仍然是空白。笔者作为一名矿业团队管理者和地质师,也是众多非洲矿业投资及勘查开发参与者中的一员。在十年来的非洲矿业勘查开发和投资管理工作经历中,也亲身经历和见证了大量中资矿业企业在非洲大陆创业和拼搏的艰难历程,希望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对新冠疫情背景下中资企业对非洲矿业投资即将面临的问题进行针对性分析研究,并提出个人见解和对策建议,以期在后新冠疫情时代为中资企业非洲矿业投资提供一点参考和借鉴。

1中资企业投资非洲矿业的主体情况

近年来,中资企业在非洲的矿业活动日趋活跃。经过笔者的观察,中资企业投资非洲矿业可以根据投资主体分为3类:一是以央国企为主的大型企业,二是众多的中小私营企业,三是专业地质勘查单位。据不完全统计,到2018年,矿业领域“走出去”的中资企业数量约252家,其中,中央国企84家(中央企业25家,地方国有企业59家),占总量的33%;私营企业129家,占总量的51%地勘单位39家,占总量的16%。在所有投资境外矿业项目中,有48处由2家及以上中国企业联合参与投资,占项目总量的19%,合作趋势得到加强。

尤其是中小私营企业和国有地勘单位,对外矿业投资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据不完全统计,到2018年,矿业领域“走出去”有官方记录的私营企业,参与投资矿业项目256处,占项目总量的45%,已经成为“走出去”的中坚力量。2018年,来自河北、北京、河南、江苏、四川等10个省(市、区),以及中国核工业地质局、中国冶金地质总局、中国建筑材料工业地质勘查中心、中化地质矿山总局等39家地勘单位开展了境外地质矿产勘查工作,实施了74个项目,投入总计约25179万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8.7%。其中在非洲的地质勘查投资额为17304万元人民币,勘查项目主要分布在刚果(金)、坦桑尼亚、莫桑比克等非洲矿产大国。

2新冠疫情背景下中资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

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之下,在非洲的中资矿业企业,除了要面对诸如腐败严重、区域战乱的高安全风险,以及社区、酋长、工会和宗教等势力的巨大影响,以及无处不在的日常安全风险等固有的传统问题外,还需要应对本次新冠疫情造成的新挑战,所面临的局势不可谓不严峻。

(1)非洲的矿业企业将受到疫情的严重冲击,疫情持续期间将面临诸多严峻挑战。一是受疫情影响,可能造成较长时间的停工停产;二是大多数非洲国家卫生和医疗体系十分落后,在非洲的矿业企业自身将面临感染风险和较大的防疫压力;三是一些非洲国家疫情防控所采取的地域封锁和交通阻绝等措施,将给企业生产生活物资的保障造成较大困难;四是疫情造成的国际物流运输不畅甚至断绝,必将在一定时期内给企业的矿产品销售等造成影响,矿产品积压是大概率事件,从而加大企业的现金流压力;五是随着疫情发展和防控封锁等的持续,导致所在国的经济和就业受到沉重打击,治安形势可能急转直下,恶性治安事件高发可能成为新常态,非洲矿业企业的安全环境将趋于严峻,安保压力加大;六是疫情导致一些矿业企业原有的生产和投资计划等被打断或被迫推迟,将不得不承受额外的损失,甚至可能产生长期的不利影响。

(2)非洲的矿业企业未来两年的经营预期不容乐观。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206月预测本年度全球经济将萎缩4.9%以上,其中发达经济体萎缩幅度将超过8%。而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非洲将经历25年来的首次衰退,年增长率预计将从2.4%降至-2.1%,甚至-5.1%。自2016年以来,全球主要矿产品价格虽然逐步回升,但受制于全球经济低迷,价格反弹动力仍然不足。国际经济形势的恶化将进一步削弱市场对原材料的需求,矿产品价格在短期内将不断承压,未来走势不容乐观。目前大部分金属矿产(除黄金外)价格走势可能受疫情打击再度转入下行,将进一步削弱很多非洲矿业企业的盈利能力,使得经营状况更加雪上加霜。

(3)资源民族主义可能抬头,一些非洲国家矿业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将受到考验。在非洲的中资企业将面对所在国宏观矿业政策的不确定性,及其对矿业投资和生产经营所造成的新的政策法规风险和挑战。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于2020424日发布新闻,决定不批准紫金矿业和巴理克黄金公司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合资公司巴理克(新几内亚)有限公司持有的巴新恩加省波格拉金矿特别采矿权延期申请。而在201910月,坦桑尼亚政府与巴理克黄金公司就巴理克黄金在坦桑尼亚运营的3个金矿的纠纷,以巴理克黄金公司支付3亿美元罚款和坦桑尼亚政府取得3个金矿16%的股份达成和解。上述事件等被一些矿业投资者视为近年来一些国家资源民族主义抬头的标志。新冠疫情发生后,少数非洲国家是否会发生典型的资源民族主义事件无法预测,但一些非洲国家矿业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将受到考验。

从近年来一些非洲国家矿业政策的调整来看,大多是提高了矿业领域的税费标准和一些特定资源的准入门槛,加强了政府对一些优势矿种的管理和控制。本次新冠疫情对非洲国家的冲击是不容轻视的,叠加自然灾害(东非蝗灾)和全球经济衰退等多方面的影响,影响将不仅限于疫情本身,可能对非洲国家经济、财政收入、就业和社会稳定等造成很大不利影响。作为很多非洲国家财政收入主要来源的矿业,自然会成为后疫情时代当地政府关注的重点,在新冠疫情发生后,一些非洲国家的矿业政策可能出现新一轮的集中调整,也将在客观上提高包括中资企业在内的外国投资者的投资风险和生产经营管理成本。对中资企业今后对非洲矿业投资的潜在影响将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

①可能推高矿业权的市场价格和投资成本,并造成矿权的申办、收购和过户等成本升高。

②潜在矿业投资风险和成本可能大幅上升。这方面最大的政策风险可能主要来自2个关键领域。

一是矿产原材料出口政策可能的重大调整对企业的不利影响。由于新冠疫情重创一些非洲国家的经济,有些非洲国家政府可能出于增加外汇来源、提高财政收入和创造增加就业等多方因素的考虑,禁止或部分禁止矿产原材料的直接出口,要求外国投资者投资建立冶炼厂等进行矿产品的就地深加工等;这在印度尼西亚、巴西和坦桑尼亚等国已有先例。如果出现矿产原材料出口政策的重大调整,将使很多在非洲中资企业面临困境。这将意味着摆在面前的选择可能只有两个:一是将矿产品低价出售给当地冶炼厂,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二是自行或联合其他企业在当地投资建立冶炼厂,但这意味着企业不仅要进行新的大额固定资产投资,同时也要跨越新的技术门槛。无论哪一方面,对在非洲的中资矿业企业来说都将是严峻挑战。

二是在非洲矿业企业可能遭遇资源国有化风险。之前提到的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拒绝紫金矿业采矿权延期和坦桑尼亚政府人股巴里克黄金事件,在资源民族主义的外衣下,可能就是潜在的资源变相国有化。在新冠疫情的沉重打击之下,个别非洲国家对包括中资企业在内的外国矿业企业,不排除出现“杀鸡取卵”、急功近利的国有化或部分国有化政策倾向。即使是出现所在国政府要求强制人股矿业企业的部分国有化事件,也足以在挤占企业利润空间的同时,对企业的日常经营决策等造成重大影响和干扰,更对企业的精细化和合规化管理提出新的挑战,在非洲中资矿业企业需要充分警觉这一点。

③企业生产经营管理成本升高、投资回收周期被进一步拉长。这主要是因为新冠疫情发生后,一些非洲国家矿业税、费标准可能有所提高,加上矿产品价格长期低位承压的双重影响所造成的。

(4)非洲矿业现有格局面临深度调整,矿业投资和经营活动可能在短期内陷入低谷。疫情后的一段时期内,在非洲的中资矿业企业获得矿业风险投资和融资的可能性将变得更加困难。

在目前新冠肺炎疫情走势很不确定的情况下,在非洲的矿业企业,无论是中资企业还是其他国家的外资企业,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都可能面临一轮“洗牌”。前期经营状况欠佳、现金流短缺、资金链紧张和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可能很难通过这次疫情的考验。与此同时,在经济衰退和疫情不确定的影响下,投资人的避险情绪浓厚,新的对非洲的矿业投资活动将被抑制,造成对非洲矿业投资和经营活动在短期内陷入低谷。这将使得一些在非洲的中资矿业企业寻求新的投资机会,使推进自身现有矿产勘查开发项目的努力变得更加困难;同时使一些中资企业通过试图出售一些矿权资产等缓解自身资金链紧张的尝试变得更难实现。融资难、现金短缺甚至资金链断裂等,将使一些中资矿业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在疫情后期的一段时间内面临生存挑战。

(5)西方国家针对中国抗疫发动的舆论战和“甩锅”,将使中资企业面临新的压力和挑战。由于历史的原因,很多非洲国家媒体和舆论长期以来受欧美国家舆论影响较大。特别是西方社交媒体在非洲普及以来,更加加强了这种趋势。疫情发生以来,西方国家针对中国抗疫发动的舆论战和“甩锅”,将有损中国在部分非洲国家国民心目中的正面形象,负面舆论环境将使在非洲的中资企业面临新的压力和额外挑战。

3新冠疫情背景下非洲矿业投资的对策建议

正所谓祸福相依,有危就有机。笔者认为,新冠疫情背景下中资对非洲的矿业投资,不仅要做好应对严峻挑战的充分准备,措施得当,进退有度;也要善于发现和抓住机会,审时度势,力争实现突破。

(1)在新冠疫情后期,看准时机开展逆周期资源配置计划,重点关注一些处于价格洼地的高价值高性价比的矿业资产,提前做好投资和开发规划布局。宏观经济和矿业投资开发活动的暂时低迷,往往也是优质矿业资产价值被严重低估的时期。对长期看好非洲矿业前景的中国投资者来说,是逆周期投资和配置资源的良好时机。国内权威财经门户媒体——《金融界》在总结紫金矿业海外矿业投资时说到:把握好逆周期收购,最适合的就是最好创新。中小私营企业和地勘单位等投资主体,可以重点关注一些资源潜力较好的矿权资产。尤其是新冠疫情后,在非洲的矿业企业面临一轮“洗牌”,一些实力弱、经营差的矿企被迫退出,一批优质的矿权矿业资产可能回流市场,筛选和评估其中优质的、价值被低估的矿业权资产,可以提供逆周期投资的良好机会。而对于立足申请新矿权的投资者,可考虑在所在国优势成矿区域已有矿区外围和新发现矿(化)点等空白区域,在扎实的技术评估的基础上申办一些矿业权;利用疫情后的矿业低迷期,开展风险勘查评估工作,寻求找矿突破,以期在下一个矿业复苏上行的周期到来时,适时开发或高位出让,实现最大收益。

(2)密切关注近期矿产品价格走势,在疫情后期的短暂窗口期内,抓住合适时机,参考企业的盈亏平衡数据等,综合适时考虑矿产品的销售计划,改善企业现金流状况,做好应对后期可能的不利市场形势的准备。新冠疫情阻断了全球供应链,使得目前的全球供应链碎片化。随着疫情得到控制,全球供应链将逐步回归正轨。而供应链受阻期间,生产所需的矿产原料得不到充足供应。随着各国复工复产的逐步恢复,预期矿产原料供应短期内可能出现缺口, 部分矿产品价格在短期内有一定程度的反弹回升。以对市场形势易感的稀有金属矿产铌铁矿和锡石精矿为例,其中铌铁矿精矿(Nb205>50%Ta205>5%)价格在20203月中旬~6月下旬,价格已较大幅度上涨至22.4923.15美元/kg,涨幅约13%。而锡石精矿(Sn 60% min)价格在20202月初~3月中下旬处于下行区间,由131500133000元/金属吨的价格区间下行至109000111500元/金属吨,3月中下旬疫情在全球漫延后,至6月下旬,价格已迅速拉升回调至2月初的水平,回升幅度达20%左右。铌铁和锡石矿产品虽然在新冠疫情影响下,市场终端需求愈发疲弱,但因为短期供需缺口,推动了价格的短期上涨。因此,在疫情后期参考企业的盈亏平衡情况等,适时做好矿产品的销售,对改善企业现金流状况,做好应对后期可能不利的市场形势的准备具有重要意义。

(3)对已有成熟矿业投资和矿山建设开发计划的企业,可考虑在新冠疫情后,抓住一些非洲国家主权货币贬值,在当地以本币形式支出的矿业开发建设成本大幅降低的时机,适时启动一些矿山基础设施建设等。全球化以来,历次经济衰退都往往造成一些非洲国家主权货币贬值。以西非国家尼日利亚主权货币奈拉近5年来的走势为例,在2016年年中,由于全球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挫,奈拉经历了一大幅贬值,由20165月初的美元兑奈拉汇率198短时间内大幅贬值到20167月的318.贬值幅度达60%之后回调至305并长期稳定至20202月。受疫情影响,自20203月起,奈兑美元再度开启贬值趋势,截至20206月已跌至360左右,较2月份大幅贬值l8%

主权货币贬值,虽然会带动所在国以本币计价的物价上涨,但价格变动相对于主权货币贬值有一定的滞后时间;而且若以美元或人民币计价,一些非洲国家的物价上涨在主权货币贬值的影响下,呈现一种“明升暗降”的情形。同样以非洲最大经济体尼日利亚为例,通过统计其折合人民币的一些原材料价格变动和笔者所在尼日利亚的一些企业的本地用工薪酬变化,这种“明升暗降”的情形可见一斑。在2016年年中尼日利亚主权货币贬值前,其汽油价格大多维持在3.9/L左右,柴油价格为6.0/L左右;水泥价格约为60元/袋(50kg)。截至20206月下旬,汽、柴油和水泥价格分别在2.6/L4.4/L45元/袋(50kg)左右,相对于2016年年中均有较大幅度的下降。而本地用工的薪酬水平虽然以本币奈拉计价上涨了30%50%,但奈拉自2016年年中贬值以来,截至20206月,贬值幅度达80%以上。由此可见,在贬值期内可较大幅度降低以当地本币形式支出的矿业开发建设成本。对已有成熟矿业投资和矿山勘查建设开发计划的企业,可考虑在新冠疫情得到控制后,适时启动矿山基础设施建设等,以降低建设成本。

(4)在疫情后期,新的对非洲矿业投资可综合考虑和合理调整投资方向。重点关注所在国的优势优质矿产及中高端制造产业和新兴战略产业所亟需的矿产资源。如“一贵三稀”等矿产,在疫情后期可能具备更强劲的需求和抗风险属性。后疫情时代,随着全球产业格局的重塑,特别是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稳步推进和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寻求制造业回流,将深刻影响和改变矿产资源的供需格局。穆迪投资评级机构(Moody)在基于20203月中旬收集数据形成的最新全球行业报告中表示,新冠疫情可能引发产业链的本地化,造成逆全球化趋势。比如疫情将促使西方汽车制造商加速电动汽车电池所需锂资源供应的本地化。通用汽车公司和电池汽车制造商里温特公司目前都试图在北美寻找锂和镍等电池矿物资源。由此可见,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端制造业所亟需的矿产资源,将在后疫情时代成为市场的新宠,带动形成新的矿业投资机遇。

(5)重视加强技术创新,继续秉持合作共赢和可持续的发展理念。新冠病毒疫情使全球矿业的近期前景变得很不确定,大型矿业企业可在减少采矿场人员基础上,提升生产自动化进程。中资矿业企业在新冠疫情时期对非洲矿业投资和开发规划中,需要更加重视加强技术创新,以抵消不可控的风险.保持和提高生产效益。此外,在当前疫情肆虐的情况下,西方媒体对中国妖魔化的宣传,极易激起民粹主义。中资企业若要在当地疫情平稳后进行勘探开发等活动,要做好宣传惠民活动和安保措施,继续秉持合作共赢和可持续的发展理念。注意环境保护,避免过度开发,并适当地投入项目所在地公益性基础建设(如修建学校、医院、公路等),回馈当地,实行劳动力资源本土化,加强对当地雇工的培训,以增加当地就业,从而获得当地居民的好感,减少冲突风险。

(6)加强对目标国家外商投资和矿业政策变化的密切关注和研究,积极防范和应对疫情后可能出现的新政策法规风险和挑战。非洲国家、特别是主要矿业国家的经济,在本轮疫情下普遍受到沉重打击。在疫情发生后,一些非洲国家矿业政策出现集中变动的概率大增,甚至不排除个别国家矿业政策出现重大调整。对非洲矿业有投资意愿的潜在中国投资者,建议加强对投资目标国家矿业政策变化的收集研究,全面审慎评估来自政策法规层面可能出现的新风险点,加强风险评估分析研判,科学合理地调整投资计划。

在非洲的中资矿业企业则应综合分析评估可能出现的矿业政策新变化对企业自身生产经营的影响,针对性地采取应对措施和调整生产经营策略。如果遭遇所在国矿业政策出现失去连续性等重大变动,对企业自身经营发展造成重大不利影响,独立应对可能困难重重,建议可以通过驻在国大使馆、经参处、总商会和行业协会等平台组织,加强在非洲的中资矿业企业间的交流合作,寻求合作互助,共同应对新的挑战。

摘自:《矿业研究与开发》2020年第9